大四这一年

流水账罢了。

偶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初二升初三的暑假和初三的前几周有过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大四了,除了正在进行的秋招和以后会有的毕设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之前已经决定毕业直接工作,所以这也就是我最后一年的学生生涯。想来可以像那时候一样写点东西来记录一下。日记应该是坚持不下来了,周记大概还是能写下来的吧。

Semester 1

Week 1

暑假又回字节实习了两个月。本来想的是 8 月底转正,9 月底跑,但想了想中间隔这一个月有点怪,而且还会根本没时间准备秋招,所以就提了在转正答辩结束之后马上就跑。

30 号的时候完成了答辩。说实话感觉比当时实习面试还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开点吧。答辩完一个小时之后就收到了通过的消息,流程比想象中快很多。本来 HR 说需要 1.5 个工作日的。1 号的时候收到了意向书。这下算是有了一个保底 Offer 了。

后来想了下,其实应该换个 base 的。北京怎么说呢,少点意思。

31 号跟同事交接了一下工作,差不多闲下来了。1 号的时候就请了一天假。中午和 luy 溜达出去,约着另一个在北京实习的同学吃了顿饭。下午去做了个核酸。说着是接着去逛逛北京众多公园的,不过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加上我手机没电了,就先回去收拾了下东西。

晚上的时候去了天坛公园。luy 想着能不能去盖几个章子,不过因为我们去得太晚了,游客中心和所有内部的景点(回音壁之类的地方)都关门了,纯粹就是来散步了。

走着走着到了一片完全没有照明的树林,luy 突然提议可以来玩玩光绘。

2 号上午去工区还了东西,办了离职。下午和 luy 一起从北京坐高铁回去。晚上回家拿了下之前从学校带回家的东西,在家休息了一晚上。3 号的时候拖着行李回了学校。不得不说,还是当学生好。

Week 2

这周应该算是正式返校之后的第一周。从上一周的周末到这周前半周,基本上都是在修电表的 Bug。虽说是返校了,但其实也没多少时间放在电表上。毕竟秋招还没结束,多少还是想挣扎一下。

周三的时候拉着 luy 去北校区听了腾讯的宣讲。对这种宣讲其实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的,一个是大概率没什么太多有意义的信息,另一个就是都这个时间了,宣讲的意义也不大了。宣讲会上比较幸运,白嫖了一个腾讯的企鹅公仔。

听完宣讲之后对腾讯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结合之前跟同学的交流和在脉脉上看的一些东西来说,好像也就那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真要按照脉脉上的说法,那就没地方去了。

后面的时间,基本上就在边摸鱼边考虑着投哪家。

在周末的时候,因为一些神奇的事情,开了个大四生活的副本吧。

Week 3

说好的写成周记形式结果又因为拖延症,到国庆了才来接着写,都快忘了这周发生啥了。仔细想想大概只有和 luy 出去逛的一天。本来这种在城里瞎转悠应该是单另一个一系列,单开一篇文章的,但因为比较短所以就先放到这里了。后面看看要不要挪出去。

周三上午快下课的时候,luy 一个微信电话干过来,说下午要不一起出去溜达。最开始我是想着下午多少学习一会儿,打算拒绝的。不过最后还是一起出去了。自制力多少差点。

走之前我问 luy 下午去哪儿,他说跟着走就是了。于是从学校西门上了公交车之后成功坐回了学校东门,真是让人感到安心可靠呢。下公交车之后打算走到地铁站去,然而刚下车就开始下起了雨。走了两步顶不太住,干脆还是骑自行车去地铁站了。

从地铁口出来之后我就跟在 luy 后面骑了,毕竟我确实完全对这次进城没什么计划。城里有一个天主教堂,luy 本来这次是打算来的,结果自疫情之后似乎一直没开,他就远远拍了张照片。

不知道我俩是不是跟回坊那一片结下了什么奇怪的不解之缘,反正是自从去年第一次跟 luy 在线下见面发生在回民街口之后,基本上每次如果一起进城(指城墙里)玩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从这附近过去。这次也是,骑着车在这边转。

我问了下 luy 去哪儿,他说广仁寺。本来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地方是哪儿,结果我们沿着城墙根骑了一会儿之后,当我看到了“陕西唯一的喇嘛寺”的指示牌时候才反应过来。其实这个指示牌在小时候每次去火车站的路上都能看见,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才真正去一次。

话又说回来,在回坊里骑的时候,我忘了是因为什么了,反正就是那种我什么都还没说,luy 就来了一句“你输了的话就请我瓶喝的”之类的事情。然后路过了一家冷饮店,招牌是“桶装冰淇淋”,luy 就让我给他整一个。结果我一进去问招牌上是什么情况,老板说一桶十斤,一下给我整懵了。最后还是拿了个小盒的。我懒得拿了,骑车的时候就让 luy 自己拿着,反正也是给他买的。

就这样俩人带着冰淇淋骑到了广仁寺,然后冰淇淋寿终正寝于寺前。寺门口两侧有很多我现在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就姑且叫做柱子的东西,每个柱子下面有一段故事,最后的落脚点都是为了某个目的而修建了这个柱子。

寺里面其实没什么东西。不过有个鱼池里居然装了干冰气化装置来增加效果,真的不会把水里二氧化碳含量拔高嘛。

其实在看去广仁寺的路线时候,我就注意到它北边就是尚德门——陇海铁路从西侧进入西安站的必经之路。五月份的时候市里面在这一段尚德门到西安站的西半段沿线建了“陇海铁路公园”。说是公园,其实就是沿着铁路线在护栏外建了大概三公里左右的步行道。对于车迷来说,这里其实算是个比较好的拍车的机位。在骑去广仁寺的路上我就和 luy 聊到这个,说我等会儿还蛮想去这个地方的。他虽然说着我“铁路宅”,但居然也同意陪我去了。真的很感谢了。

运气说好也不好。看见一列绿皮,但没来得及跑到公园它就开走了。不甘心的我拉着 luy 在这儿蹲了好一会儿,可最终也只有也只拍到几台机车,好在 HXD 和 DF 系列都有。

放弃挣扎之后,luy 拉着我从北门沿着中轴线骑回南边。中间本来打算是去新华书店逛一圈(看得出来今天真的是想到哪儿去哪儿了),不过比较大的两家在解放路和端履门,都不太顺路。但在北大街上有一家比较小的新华书店,就进去逛了逛。这种开在学校周围的店,主营还是教辅资料了。

骑到了南大街之后,再一次去了木头市。本来 luy 是打算去之前他盘算着要去的一家店吃饭的,但他忘了是哪家店,所以我们就随便找了家延安串串解决了。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延安”呢,因为这家串串主打锅底是放满了孜然的,也因此非常非常咸。

吃完饭之后继续瞎逛,luy 去名创优品买了副墨镜。之后他拉着我去了一家我忘了名字的服装店,度过了比较难忘的一个小时。老实说我招架不住导购,但来都来了就试试吧(反正也没打算买)。试了几种全新的穿搭风格,感觉还行,回头可以自己去买类似款的衣服搭。后来我们又想起来吃饭之前路过的一个服装批发市场,也就进去转了转。不得不说这地方的风格瞬间回到好多年前。市场里有个两元店,我是不太能知道 luy 买了把梳子带着的意图。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继续骑车往南门走。本来是 luy 是想去看一个叫“听南门说”的乐队,但到了之后才发现他们今天没有演出。此时雨再次下大了起来,因为基本上完成了他今天的出行计划所以我们就直接坐地铁回学校了。

出了地铁口之后雨大得没办法再骑回去了,于是搭了个黑车回学校。进了校门口,我俩各自给舍友打电话说带伞来校门口接一下。舍友赶到之后雨其实都停得差不多了。

写到这儿之后还想起来,因为这段时间西安一直在下雨,所以大部分时候天上都是乌云密布的。周末的时候在学校看到了自己觉得挺有意思的云。

Week 4

上周的时候 luy 问我中秋节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想了想自己好像很久没回家了就推掉了。中秋回家之后,很难得很难得吃了顿家里的饭。上一次和爸妈在家里吃饭,应该是寒假了。上半年实习结束之后马上去了成都旅游,玩完之后又马上回学校了。期末结束之后回家也没在家里吃饭就又去实习了。

想来也有点真实,从开始实习之后,似乎和家里走得越来越远了。从平日里的电话中,也察觉到爸妈多多少少也有了这种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周三的时候参加了虾皮的笔试,难度感觉适中。不过到现在也没通知我面试。这种被吊着的感觉挺难受的。

Week 5

国庆节又回了趟家。西安一直在下雨,并且提前没做什么规划,所以想不到去哪儿玩了。

回家其实也没干什么,最主要的就是把上半年的《萱草花》钢琴练完了。感觉现在练琴的时候觉得水平远远不如小时候学琴的时候了,也挺正常,多少年都没碰了。

另外有个事情,发现自己的共情能力越来越差了。

Week 6

国庆在家,爸妈给做了螃蟹吃。让我比较惊讶的是这小东西顽强的生命力。去年的时候中秋节的螃蟹只敢放了一周就赶紧全部吃掉了。今年的螃蟹同样也是爸妈在中秋节前夕拿回家的,当时妈妈还专门打电话询问我如何正确贮藏。等我回到家之后,小家伙居然还活着,就是饿瘦了,没有那么肥美了。

本来想着是回家和家里人一起出去玩的,但是这段时间连日的阴雨打乱了出行计划,也没办法去哪儿溜达了。如 Week 5 所说,在家里练完了一直拖了很久的琴。

Week 7

等了两周,虾皮终于通知我面试了。很遗憾的是,因为基本没准备八股文,面试官也没往我简历上问,所以很凄惨地挂了。拖到这会儿也不怎么想再继续秋招了,字节就字节吧。

Week 8

很久之前宿舍里就一直在讨论,什么时候在宿舍里搞一次火锅,毕竟四年里不在宿舍里用一次大功率违规电器,大学生活就显得不那么完整。于是这周大家就动了起来。

由于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锅具之类的都是京东现买的。等快递到了之后才在锅圈食汇上随便买了点食材。虽然宿舍地方比较小,但秋冬季大家伙围在桌子前涮火锅,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另外刚好赶上 LOL 总决赛,舍友就拿我显示器把支架拉出来看了。照片里有人物正脸,就不放了。

Week 9

这周迎来了自己大学阶段,也是学生阶段的最后一个生日,一转眼已经来这世上二十多年了,挺令人感慨的。

其实从成年之后就不怎么想特别去关注生日了,人生中的每一天不过是各种忙忙碌碌的循环往复罢了。但因为过了这次之后可能会越来越淡然了,还是给自己买了把吉他作为生日礼物。有生之年希望能学会吧。

luy 说送了我个礼物作为之前送他 AirPods 的回礼(然而作为耳机杀手的他三个月就搞丢了)。收到之后发现是复兴号模型,身为伪铁道迷来说还是挺激动的。

Week 10

在北京实习的时候,luy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送了我盒一千块的拼图。出于对这个数字的恐惧,这盒拼图一直处于吃灰状态。然后在这周的时候,luy 不知道又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又说要一起拼这盒拼图。行吧那就拼吧。

另外又拉了两个同学,四个人快俩小时拼了四分之一,luy 表示拼不动了,就先散了。这下压力来到了我这边,看着这种没干完的活儿,强迫症肯定受不了,刚好宿舍里还有一个同学对这种大拼图有兴趣,再在宿舍里又拉了两个人,还是四个人,拼了一晚上,从十一点多拼到凌晨四点多,总算是解决了。尽管最后的成品看起来还可以,但这个痛苦的过程是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以后要是和谁有仇,我决定就送一盒纯白地狱。

后来量了下尺寸,买了个 27 寸的画框刚好可以装进去。

Week 11

这周过得比较奢侈,一周之内出去吃了三次饭。

第一次是群友们(大部分都是大二)期中考试结束出去聚餐。之前说的是“群友面基大会暨给我过生日”,但是因为恰逢考试复习周就暂时搁置了——当然主要影响的是低年级的同学,毕竟我都大四了哪儿还有期中考试对吧。然后在他们期中考试结束的当天,或者更进一步地说是在下午他们考完之后的不到半个小时之内,有个群友说“走,去吃海底捞”,就这样不明所以地凑到了五个人。至于我的话,实在是太闲了,就跟着去玩了。

其实距离我的生日已经过去了两周,但谁曾想这帮小朋友们居然还记得这个事,坐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服务员说我生日。看来这下是跑不掉了,大概人总要在海底捞社死一次吧。

海底捞出来之后,大家在万科里闲逛逛到了小米店里。之前小米 Civi 发布的时候本来群友们说着一起出来摸摸,结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实现,刚好也趁着这次了。

Civi 背面的材质是丝绒 AG。对我来说感知最强的就是相比之前摸到的小米 10 的 AG 玻璃来说,磨砂感更明显了。手感说不上多差,但我感觉我可能还是更喜欢普通 AG 玻璃一点。不过丝绒 AG 抗指纹应该会更强一点。

出来之后突然有人觉得刚才没吃饱,又饿了,就又拉着大伙儿去了旁边的 K 记。不是周四的话吃 K 记还是不太划算的,但有个第二份半价的美式热狗似乎还可以,就和师傅拼了两份。我也没吃过正宗的美式热狗,感觉 K 记这个除了个头不大之外味道还行(翻了下好像没留照片)。

回到学校之后和光光和卷卷去了文创玩——实际上到学校之后已经十一点多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先回宿舍。以前对文创的印象只有学校偶尔会抽奖抽一些,还以为是学校直属的一个部门。按照卷卷的说法其实是一个自负盈亏的公司性质的社团,和学校的合作是通过合同或者招投标的方式来的。总之就是又很想吐槽学校行政了。不过如果是学校直属的话会不会情况还不如现在呢。

回宿舍之前跟他俩聊了聊电表以后的事情。害,还早。

第二次也就在第二天。下午 luy 又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整得我一愣一愣的。俩人也没想好吃啥,luy 倒想喝奶茶了,就拉着我去益禾堂让我请他。出于不想让自己太胖的想法我就没给自己买。然后就出门上地铁了。我确实对吃什么没啥想法(一个原因是因为突然被拽出来)所以就干脆让 luy 带路了。

最后忘了怎么了就决定去吃冰煮羊了。我是第一次吃这个,羊肉块铺在冰块上,倒一桶农夫山泉然后煮开。luy 觉得这家没有他之前吃的另一家好吃,但我也没什么对比的样本,不太好说这个。不过肉质确实会比我之前吃的其他做法的羊肉嫩很多。另外比较好奇的一个问题是,矿泉水和冰块加上葱姜什么的煮出来的羊肉汤居然也是很鲜美的。感觉这种汤底和涮肉的汤底差不多的诶。

吃完之后和 luy 去找了另外两个也在外面吃饭的同学。不知道这天是什么日子但在地铁口看到了卖花的。luy 就仔细琢磨起来买一束什么花,的确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和另外俩同学碰面之后大家也没想好干啥,就溜达溜达坐地铁又回宿舍了。

第三次出去是周天的时候,和两个高中同学一起去吃俄罗斯菜。这我也是第一次吃,还算吃得惯。量看起来不算太大但吃下来非常顶饱,比较神奇。

快吃完的时候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谈对象的事情上,然后很诡异地就说吃完之后去去酒吧,于是我就被拽了过去。不得不说可乐桶这种东西真的是太鬼畜了。最后回到学校之后,再次体会到了“清醒地认识到自己醉了”的状态。感觉还是不太喜欢喝酒的吧。

Week 12

这周把三方协议签了,那么秋招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就这样吧。

luy 又在科三强训完等着考试的这天喊我出来吃饭。“我明天要是科三过了这顿饭我请,过不了就 AA。”然后他再一次地科三没过。残念です。上一次他科三挂掉的前一天也拉着我出来吃饭了,于是他总结了一下认为只要在考试前跟我吃饭就会挂掉。还是挺诡异的。

周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劲想去 K 记疯四了,跟另外仨舍友一拍即合坐着公交车去了。路上路过一排烤肉摊又激起了大家想吃烤肉的欲望。不过还是决定今天先吃 K 记了。

几个人点的确实比较多,所以不仅吃的很撑而且还没吃完。剩了些鸡块带回宿舍了。本来说着当夜宵但最后实在吃不下就分给舍友了。

回学校之后跟水水在学校里遛弯,在宿舍楼下遇到了一只橘猫。印象中一个月之前这猫还挺瘦的,现在怎么这么胖了。

周五闲得无聊沿着西户线阿房宫道口(正式名字应该不是这个,只是阿房宫地铁站刚好就在这个道口了)往上走到了汇入陇海线之后的某条专用线和汉城路的道口。这个后面单独写一篇文章记录一下吧。

Week 13

这周约了科三考试。周一的时候去强训,跑了五圈过了三圈还是四圈。比上一次考前强训要好很多,至少上车不慌了。周二的时候考试去晚了,结果刚在候考室坐了没多久就轮到我了。说实话还是挺紧张的。

中间在十字路口右拐的时候被一辆在路边卸货的车逼停了,还好我意识到了安全员的手势及时停车了。等了一会儿之后从这个地方接着继续。最后算是一把过了。这样就剩下科四了。

周四的时候又想去 K 记的疯四了,然后拉着光光和另一个学长一块,从学校骑自行车去了 K 记。偏僻地方的学校就是这点不好,干什么都不方便。最近的 K 记差不多有 8km 左右。我和光光骑的是共享单车,学长骑的是自己的车。这种中长距离骑共享单车还是挺难受的。但和同学一起的话,还是挺好玩的。

在肯德基里的时候发生了点有趣的事情,是关于光光的黑历史的。这里应该不太方便写出来。

周五和卷卷去北校区进行了一次全身体检。因为有大学生医保的缘故,全套项目总共才不到一百块钱。在知乎上的医疗问题下面相关的回答里,经常会有个段子,大概意思是说无论病人在医院花钱进行检查之后,有没有查出来问题,都会觉得不爽。我倒是偏向于期望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但终究是为自己暑假放纵的饮食和生活习惯埋了单,查出来了轻度脂肪肝、转氨酶稍微偏高和尿酸稍高。转氨酶的问题大概是因为长期服用异维 A 酸导致的(说到这儿,后面可以考虑开一篇记录一下战痘的心路历程)。不过脂肪肝和尿酸高就比较烦人了。

Week 14

周一上午去考了科四。对于一个仍然在大学就读的学生来说,文化课程考试反而是最简单的,自然科四也就是不需要担心的。不过比较烦人的是,考官说了做得再快也要把时间控制在十分钟以上再交卷,但我因为答题过于专注投入并且速度比较快,在七分钟的时候就点了提交,然后出来被考官数落了一顿,还写了一段类似于免责声明还是保证书的东西。不过最后还是顺利过关了。

考是考过了,但众所周知国家系统总有一个时候会崩溃,而我就遇上了。在等了两三个小时还是被告知系统恢复时间不定,没法出证之后,我就决定明天再来。

下午去北校区和卷卷一起取了上周没出的一些体检项目的结果。整体上来说除了先前的问题,没有别的什么毛病——虽然先前的问题就已经够喝一壶的了。然后晚饭我们去了北校区旁边的、之前和高中同学去过的那家俄餐。不得不再次感慨一下,这家店的分量是真的大,很难遇到有说双人餐最后两个人实在都吃不完的。

周二突然想吃涮肉了,就拉着舍友去了以前老去的一家。味道上我是觉得比较接近在北京吃到的。不过每次吃涮肉我的麻酱都是消耗的最快的,还好舍友愿意分我一些。

周四当然照例是 K 记的疯四,当然这周因为金拱门也有活动就顺路也买了个汉堡什么的。回到学校的时候,远处不知道哪里放起了烟花。虽然看了看日历这天似乎不是什么节日,但也是为平淡的大学生活装点了一番。视频比较糊,就不放了。

周六的时候跟水水约了一起出去给手机贴膜,白嫖小米售后。贴完之后感觉直接回学校有点无聊,俩人又想不到去哪儿玩,就先坐上地铁往市中心走,慢慢考虑。

忽然我想起来国庆 JD MALL 开业的时候本来说大家一起去逛逛,但一直拖着没去,就拉着水水一起了。不得不说对于技术宅或者数码宅来说,这地方就跟秋叶原对于二次元的意义差不多。一二楼是手机电脑电视游戏机之类的电子产品,我们逛了足足两个多小时。三楼往上是家居之类的大件,对于我们这种买不起房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五分钟解决战斗。

在显示器卖场见到了一台超宽的带鱼屏。想到之前网上说这种超宽带鱼屏在玩 MOBA 类游戏的时候视野上会有很大的优势,就让水水登了一下他的 LOL 帐号。按照他的描述来看,比普通 16:9 的显示器确实会多出不少的视野。

九号平衡车专门有一个柜台。我们去的时候有两个小女孩在玩平衡车,店员也很热心地在帮这两个小女孩。而好不容易等到空出来一台车我们想试试的时候,店员就开始板着脸一边站着。这个态度挺让人不舒服的。

平衡车比我想象中的要难一点,因为是第一次玩,所以连站上去都感觉很困难,更别说能绕圈动起来了。在差点摔倒无数次之后,总算找到了一点小技巧让自己在上面站稳了。

从 JD MALL 出来刚好是晚饭点,在吃什么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一小会儿。然后我看到对面有一家木屋烧烤,查了下是在这边开的第一家店。在北京的时候经常和同学来吃,感觉还可以。就拉着水水一起去了。因为是周末,前面排队的人还是稍微有点多的,取了个号转了会儿才到我们。

整体上感觉和在北京吃到的味道差距不算太大,就是稍微有点咸了。

吃完饭之后打算去看听南门说的演出,不过因为还有一点时间,我就又任性地拉着水水去了陇海铁路公园。这次掐了下时刻表,拍到了一列普速。

为了饭后减肥,我俩从这边又骑到南门,结果到了才发现因为疫情演出取消了,无奈只能就此结束今天。

Week 16

因为上次肝功检查结果非常离谱,卷卷拉着我陪他去医院复查。医生考虑到大学生医保的关系,还是建议他在学校医院开药什么的。总之就是大概无功而返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到饭点了,卷卷就带着我去吃之前他说的一家茶餐厅。其实之前一直没吃过茶餐厅,但对这种地方我的直觉告诉我,贵且量少。事实上也差不多,但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热量爆炸。各种甜和油的冲击之下,我觉得我的脂肪肝怕是得加重不少。

按照卷卷的说法,这家茶餐厅不如旁边他之前吃过的另一家。大概这就是网红店吧。

Week 17~20

由于疫情的关系,最后四周是在学校封控中度过的。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只能在核酸和饭点轮流出去买饭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宿舍楼外面的世界。

这两张照片应该是在封控前拍的。不得不说手机自带的夜景模式是真的没眼看,为什么都爱想方设法把晚上拍成白天呢?虽然我也不懂摄影,但专业模式稍微乱调一下参数也不至于那么亮。

这三张照片是在校内封控解除之后晚上和水水出来遛弯的时候拍的。感觉我还是比较喜欢第三张照片里的这种老式的颜色昏黄的路灯——或者说,我会是那种比较怀念过去的人吧。

同样,也是因为疫情封控的缘故,大部分的社交活动从线下转到了线上,也是这个机会认识了包括书记在内的一些新的朋友——或者说是熟识吧,因为本来也算是在一个群里。想了想这一学期认识的人,似乎和前三年加起来差不多。怎么说呢,还是要多社交吧。

Winter Vacation

双层 25K 初体验

寒假体验了一下国内所剩无几的原色双层 25K,简单剪了个视频,这里就不放图了,放个 B 站链接吧。

太白山和温泉

和高中同学一起去了一次太白山,当然不是为了爬山,而是为了泡温泉。

本来说住一家什么温泉酒店,但实地看了之后发现环境非常差劲,好在找到了旁边别墅区里最后一间,算下来比住酒店还便宜很多,而且条件也好。晚上的时候这边的游客都在放烟花,为早已没有年味的春节增添了几分韵味。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泡了温泉。想想这还是第一次泡温泉,在寒冷的冬天,上半身感受着空中飞舞的雪花,下半身浸在三四十度的温泉水中,也是一种冰火两重天了。

泡完温泉之后,大伙儿上楼休息了一会儿,缓缓劲。我和高中同桌倒是又去接着整了一个小时的按摩。长期坐在电脑前,肩颈僵硬了很多,按一按之后变得很舒服。

考虑到天气下雪,高速可能封路的缘故,我们决定坐动车回去。时值春运期间,这个雨雪霏霏的天气,为这座小站增添了几分旅途中的寂寥。这种时候,就又很容易勾起我的回忆。

这次也是头一回坐 CR300 系列的动车组,补全复兴号指日可待。

回来之后,大家又去吃了韩式烤肉,聊了聊当年高中的八卦和大家大学之后的逸事。

宝鸡

在开学前和师傅去了趟宝鸡,主要还是师傅想找个人一起去坐 S25K。他从家里返校路过宝鸡,就决定待一天然后转车,我还是从这边先去宝鸡。

为了能体验到宝鸡普速站的风味,顺便补全 CR 系列的,我被迫当了一次“垃圾”,买了 CR200J 动集的票。不得不说,这车厢真的就跟网上说的一样,25T 啊。

我比师傅先到宝鸡,就先去提前订好的酒店放东西顺便休息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宝鸡整体的物价都比较便宜的关系,双人房只要 178 一间,感觉相当便宜了,而且房间也很棒。

因为只有一天的时间,所以去不了太多的地方,就打算只去陈仓和西府两个老街了。根据热心出租车司机的建议,陈仓适合晚上去,西府适合白天去。人生地不熟的,就听取建议了。

也许是因为八九点对于宝鸡来说太晚了,我们到陈仓的时候小商铺已经基本上都关门了。找着一家面馆,赶在收摊前俩人合着吃了碗面。价格在这种景区(或者叫商业街)还算便宜,十几块钱。师傅又另外买了盒鱼豆腐。吃完面之后我们又买了点炸串,晚饭大概算这么对付过去了。

陈仓旁边有机车陈列,看起来应该是实机翻新之后的样子。不过不太理解在这里设置这种展览,或者说纪念馆的用意,这里不管离陈仓火车站还是宝鸡火车站都还挺远的。

第二天白天去了西府老街。除了已经开发的地方,剩下的很多都是在建的楼房、荒地和已经废弃了的建筑,令人感叹。

既然在宝鸡,那肯定要尝尝擀面皮和岐山面了。西府老街的这些小吃价格还算正常,没有因为算是在景区就坐地起价。其实对于凉皮,我平常更喜欢,以及吃的更多的实际上是米皮,大概是因为我更喜欢米皮那种顺滑的口感吧。这碗面皮我个人觉得还可以,比较筋道的感觉。

考虑到不想吃得太饱,臊子面就没有两个人都要一大碗,而是合起来要了一份一口香。相比在西安吃到的来说,汤底会更加醇厚一点,醋香很浓,肉臊子也更多一些。

西府这边也有一个火车博物馆。虽然门口好像写着买了观光小火车的票才能免费进去参观,但我和师傅看没人管,就直接进去了。这边主要记载了和宝鸡有关的线路的历史,比如说最著名的宝成线。另外还展出了比较多的水牌,不过有些看起来不经过宝鸡。

景区里面有家按摩,忘了是师傅还是我提议的,总之我们进去点了一个小时的全身按摩。相比上次在太白山脚下的按摩,这里的按摩师手劲明显大了很多。按照师傅的描述,在这一个小时里他一直在听着我的哀嚎。

按摩完了之后,也差不多该准备去坐车了。宝鸡站旁边有不少非常适合拍车的地方。

这次我们买的是软卧票,不过因为是提前一天才买的,没有买到上层的铺位,也就因此无法体验高级软卧的感觉了。另外,这次担当的编组和我上次坐的不是同一列,又因为临客的乘务员也都是临时抽调的,所以并没有遇到上次态度很好的车长。

渭南

正值冬奥时节,为了能抢到一套纪念币,不得不选到渭南的银行。刚好高中同学家住渭南,就顺便找他玩了。

因为只抢到 10 枚,所以没有包装,揣在兜里还挺怕划痕的。为了感谢同学的接待送了他两枚,不过明显比不上他请我吃饭的饭钱了。

下午的时候同学说带我去他老家玩,说是老家,其实离渭南城区也就十几公里。出乎我意料的是,同学说因为今天路上车不多,这段路就让我来开。怀着激动与忐忑的心情,我开始了在我考取驾照后第一次正式上路的经历。

同学家的车是自动挡,所以比在驾校摸到的手动挡汽车要舒服很多。我只需要右脚管好刹车和油门就行。想想我开过最长的距离还是科三的考场路线,这么一比,这十几公里来说还是挺漫长的。而且路况比考场也复杂了很多,除了掉头之外,其他像超车、变道之类的都有,甚至还有一段桥上行驶。可以说是比较锻炼人了。

惊险的是,中间有一段路的右侧有施工围挡,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我在快撞上去的时候还没有打方向盘。还好同学反应及时,过来往左打了一点,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开到同学家之后,我发现旁边居然是陇海线正线。这个时候已经激动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同学说等会儿可以陪我去转转。

实际上这里应该是同学他叔叔家,不过据同学说他从小也是在这儿长大的。房子二楼有一个台球厅,还是比较酷炫的。也是在这儿同学教会了我打黑八。第一次打台球就赢了同学,蛮开心的。

打完球之后我和同学沿着陇海线遛弯。这应该是除了上次在宝鸡之外,第二次离如此繁忙的铁路线这么近的时候了。

期间还遇到了 HXD3C 牵引的一列货车,拍了视频。另外还有很多列客车,可惜没拍上。

再向前是树园站。这是一座四等车站,资料显示目前已经不再办理客货运业务,看来应该是作为技术站使用了。另外还第一次见到了金鹰 GC-270 轨道车。这个涂装我觉得也比垃圾桶绿好看啊。

回到同学家之后,顺手摸了一把狗子。这只德牧超乖的,我只要蹲下他就过来舔我手。

本来我是想着晚上就坐最晚的一班动车回家的,结果同学说一定要再请我吃个晚饭。以及他父亲因为工作上的接待事宜,在酒店多订了一间房,因此今晚上又在渭南住下了。

退掉了动车票之后,我买了第二天上午的普速车票。早上和同学去了肯德基买早饭,然后同学送我到了渭南火车站。这两天真的是太麻烦同学了,所有的饭钱和房费我都没掏,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渭南站看起来不怎么大,总共两台八线,2、3 站台还是个低站台。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要坐的这趟车晚点了好久才到。在候车过程中,1 站台停靠了一列 SS7D 牵引的 25G。巧的是,我坐的车本务也是 SS7D。

距离上一次坐硬座已经过去了相当相当长的时间了,再一次坐在硬座座位上,看着旁边行色匆匆的旅客,多少有点感慨。

中间停靠的时候,少有的遇到了临时停车的情况。看了下时刻表,以及通过和乘务员的交流,得知应该是要待避旁边的进藏直特。

在最后一段区间里,还少有地体验了一把普速为了抢时间而全程加速的经历。也是因为这段加速,使得最后还提前一分钟进站。

Semester 2

这学期应该不是每周都有被记录下来的事情,所以会在周次上会跳着写。

Week 1

严格意义上来说去渭南那天就应该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的第一天。不过因为上学期末疫情的关系,学校允许延迟两周返校。我还是比较想再体味一下学生时代最后的日子,所以从渭南回来之后就回了学校。

回到学校后,和群友聚了两次餐。第一次的人数稍微少一些,主要是群里关系比较近的一些人,然后也是头一回见到一姐跟韬哥。大家线上线下的差别还是有一些的,我也不例外。一姐觉得我应该是那种瘦瘦高高的男生——变高是不可能了,有生之年能不能瘦下来呢。

其实本来说是等大部分群友都返校之后再聚餐,但因为杨哥的新店试营业,卷卷受邀白嫖,就先聚了一次。第二次大概是隔了一天,来的人更多一些,很多都是之前从未见过面的学弟。说实话后来想一想可能人这么多了也不是很好,最开始应该是我提出来想再叫一些人的,算是给群里破冰了,但最终的效果不算太满意。

之前提到在去年年底疫情期间和书记稍微熟了一点。其实书记在九月份的时候就被卷卷拉到群里了,不过那时候大概跟他的交流只有偶尔我发个新画的电表 UI 图,他会提一些意见,以及带头催更 iOS 版电表。现在想来书记应该是聚餐的人中线上线下差距不算太大的那类,至少在说话风格上。本人比他的证件照瘦一些。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技术宅特有的感觉,还是说有些社恐,显得有些腼腆。还挺可爱的。神奇的是,他居然能直接就认出来我了,印象中我似乎没在群里发过我的照片,或者说没发过几次。

周末的时候和舍友去看了《花束般的恋爱》。这部片子应该是今年能勾起我兴趣的第一部电影了。虽然题材仍旧是关于两个人相爱的,但实际的叙事又十分新颖。同时又讲出了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无论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有多么相投,前期有多么热恋,最后“琴棋书画诗酒花”也许终究会输给“柴米油盐酱醋茶”。不过这和没有恋爱以及近一段时间内没兴趣恋爱的我似乎关系不大。

晚饭去了舍友他家旁边的一家川菜馆。舍友说这家的鱼非常不错,我们尝了之后发现果真如此。在四个人吃完四斤多的水煮鱼觉得还不过瘾,就又要了酸菜鱼继续吃。算是蛋白质拉满了。

饭后坐公交车到地铁口,遛弯途中路过了城市运动公园。门口的水面在浅蓝色的打光下显得很有意境。

Week 2

这周和舍友出去吃了汉巴味德自助。除了一般陈列的随便拿的菜之外,这家比较特色的是会有很多现烤的肉,服务员会端着来桌边问是否需要。整体上感觉差强人意,菜品还算丰富,肉的种类也比较多,牛羊猪鸡都有。不是很满意的是有的肉烤得很柴。

Week 3

由于上学期体检结果的关系,这周突然开始想要运动了,就拉着舍友陪我去跑两公里。体能相比两年前跑三公里的时候下降了太多,配速只有六分半多。慢慢来吧,不减下去的话后续问题会很大。

周末又跟水水和光光在学校里遛弯。这天天气还算好,路上不少蒲公英,很有春的感觉。

Week 4~5

这两周主要是在忙毕设中期检查的事情。上学期选了题之后就一直再没有动过。所以开题报告也好,中期报告也罢,甚至是实际的软硬件,都是这两周才开始的。不得不说 ESPHome 还是很方便,虽然文档写得很烂,但踩过坑之后上手还是比较快的,很适合我这种不需要深入到硬件原理的物联网相关的毕业设计需要。

至于 Android 应用部分,那当然是我的强项了。考虑到中期不需要做得太多,就先随手糊了个界面,打通了 Android 和 ESPHome 的通信。

中期的时候因为提前准备了稿子敲在了 PPT 的备注里,又是线上答辩,我就直接用飞起的语速念了。导致老师怀疑我的毕设是别人做的。加上有一个老师还比较了解物联网硬件方面,就问得多了些。所幸问的问题都在我前面准备的范围了,还是蛮轻松的。就是给老师了一种我已经完成了 80% 的错觉。

折腾完中期之后,抓紧时间重构了电表的后端,写了个管理后台的前端,然后内测了新版。再次被迫全栈。

Week 6

上一次去青龙寺应该是快十年前了,那会儿我还在上初中。想到自己在今后可能很难再来这里了,就趁着樱花季的尾巴赶了过来。稍显遗憾的是,天气比较阴沉,拍照不是太好看。

青龙寺的樱花品种以日本晚樱为主。学校里零星种植的一些樱花树也是日本晚樱。学识有限,没见过其他品种的。

清明前一天的时候,忘了因为什么,反正就是群友聚了个餐。地点是卷卷带着去的一家潮汕菜馆。本来我还担心我不太能接受比较清淡的菜,但实际上发现并不是那种什么都少的清淡,而是那种恰到好处的调味。还算比较喜欢。

清明假期的时候跟几个群友约着去了祥峪爬山。在学校常年西半球作息的我比较担心的是我早上能不能起来的问题,好在这种早上有不得不做的事情的时候我还是能提前醒来。九点钟和群友在校门口集合,分两辆车打车过去。

神奇的是,我在的这辆车比另一辆车要晚了很久才出发,但却领先他们半个多小时到。不知道为什么后一辆车堵在了进山公路的路口。

人全部到齐之后我们就开始徒步。前面的路程还是比较平缓的,人车共用的上坡路,除了太阳晒了点,大家伙儿走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

大概是由于这次有仔细观察的缘故,以前只出现在课本上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如今有了真切的体会。山路边的一丛桃花开得正艳。

一路上一直有一条小溪相伴,当然中间也会因为落差从小溪变成小瀑布。

走到平坦路段的尽头,我们发现一个隧道,大家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拿来干什么的。水水跑到另一头看了一下,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隧道里看起来倒是挺简陋的,甚至墙壁和顶部都没做什么额外的施工,或者说装饰。

往上走到一处平台的时候,看到了天空中有一架飞机飞过。得益于湛蓝的天空,才能拍下一张非常干净的航迹云。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这里开始往上就是比较难走的台阶路了,膝盖承受了很久没承受过的巨大压力。上一次膝盖这么难受还是大一和舍友去爬华山的时候。因为太久没运动,加上体重自从去年实习结束之后的暴涨,一路上我成了走在最后面的。还好群友们愿意等我,不然我可能都没有信心继续走下去了。

沿着穿过山涧的路继续前行。山上的四月确实还为时尚早,两侧的山坡上还不太能看到绿意。

这一路上最惊喜最喜欢的还是旁边的流水。从窸窸窣窣到滴滴答答,再变成哗哗啦啦,那种随着山路而变化的流水声,多少能抚慰一下我疲惫的身躯。

因为大家背的东西比较多,所以全程也是走走停停吃吃喝喝,这样也就不需要把吃的再背下山了。

大概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总算完成了全员登顶。说是山顶,我感觉其实就是块大石头,能同时容纳站立的人并不多。山顶上的风很大,在这个清明时节让我还有点瑟瑟发抖。

11U 在这种人比较多的时候拍合照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背屏能用来预览取景框,很是方便。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老话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上山过程中膝盖的难受已经够我喝一壶的了,下山过程中我更是感觉我的半月板要废掉了。事实证明我的腿确实承受了太多,在回去之后的一周多里,我的腿还在疼。

下山的时候还遇到了一只可爱的狗狗。

当下山路的阶梯全部走完之后,我们发现了上山时遇到的隧道,不过是在另一端。原来这个隧道是用来连接上下山的机动车道的。

有趣的是,下山过程中,一姐接到了通知,研究生复试面试通过,顺利上岸了。很是羡慕了。

从景区出来之后,我们在景区门口尝试叫网约车回去。因为这会儿时间比较晚了,网约车是相当难叫。门口有几个看起来又接网约车又做黑车的司机,问了下价格相当离谱,自然我们是宁愿多等会儿。和我们一起等车的还有另外两个瓜大的同学。

好不容易先后叫到了两辆,总算是可以下山吃饭了。在我们走的时候还有一个司机上山来打算碰碰运气接客,但因为瓜大里这里非常近,司机觉得只拉两个人有点亏,就想再等等,果真又等到了两个刚下山的瓜大同学。

晚饭在一姐推荐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吃的。为什么要打引号呢,因为实际上这是家酒吧。一姐之前去的时候时候还早,场子没那么闹,就表现得不像是酒吧了。除了吵了点,墨西哥风味的菜还是比较新奇的,我还能接受。

饭后大家走了一段路消食,然后打车回了学校。回到宿舍之后,我又忙了点电表的事情。舍友惊叹于我爬了一天山还有精力晚上写代码。

Week 8

周五的时候卷卷拉着几个人一起吃饭,吃完之后说去打台球。我以为是打算出学校,结果他说在食堂顶楼有台球馆。大学四年快毕业了我才知道学校有台球馆,孤陋寡闻了。

除了之前寒假在高中同学家里学会了台球之外,开学 luy 返校的时候他也拉着我去打了一次台球。不过那天因为一些神奇的原因,导致我们四十块钱买的两个小时的场子只打了半个小时就走了。

校内的这个台球馆十分朴素,从装潢上来看以前应该是个迪厅。外面是斯诺克场,里面是黑八场。我们都只会黑八就在里面打了。

最后全场的 MVP 应该是陈叔。作为在场所有人中唯一的物竞生,陈叔完美的路线规划和恰到好处的发力让几乎每一发都精准进洞。大概这就是物理在生活中的应用吧。

Week 9

这周学校里的蒲公英基本上全部开起来了,晚上吃完饭拉着舍友遛弯的时候在路上见到了大片的蒲公英。一时兴起就摘了好多,让舍友当鼓风机来吹,拍了一些慢动作视频。尽管尝试了很多次,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拍出来我预想中的效果,这里就只放张图吧。不过大概应该训练了一下舍友的肺活量。

出于对完成毕业设计的抗拒——毕竟学习过程中除了学习什么都有意思,以及那么一丢丢想要开始运动来保持健康的想法,这周开始拉着舍友陪我跑步。因为太久没运动了,体能下降得相当厉害,第一天跑 2.14 公里居然配速是 7′3″,大一测 3km 时候的配速也才 6′02″。而且这次跑完之后难受得厉害,感觉快倒在操场上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天重新踏上跑道,才有了后面连续两个月的运动。

周五的时候 luy 和另外两个同学拉着我出去吃饭。吃完之后大家在纠结玩什么,luy 提出来要不去打麻将。还好有一个同学也不会打,不然就我一个人甚是尴尬。考虑到新手,大伙儿把川麻规则稍微简化了一下。上手还是挺快的。

不得不说麻将确实容易上头,每次输的时候都在想自己下一把就能胡了吧,就这样过了一下午,最后还是只胡了三把。

周末的时候意识到好像应该赶赶毕设进度了,于是就先从最简单的外文文献翻译开始做,借此机会学习一下 LaTeX 的使用,为后面论文的撰写打个基础。另外,因为在宿舍里我很难静下心来认真忙这些东西,总想着双开个动漫或者电影什么的。刚好大二的同学们要准备期中考试,就和他们一起约着自习了。这里不得不心疼一下 CS 专业的书记和康康,因为比起来 SE 的最后一次期中考试在第三学期就结束了。

还有,不知道是因为社恐还是什么,书记自习的时候一直戴着口罩,只露出来他那炯炯有神的卡姿兰大眼睛。自习的时候🐟一直在羡慕书记超级好看的双眼皮。印象中好像还没见过同学里有双眼皮的,或者是我忘了吧。

Week 10

五一节前,一姐提议说拉着群友聚餐,最后决定出去烧烤。尴尬的是在我答应去了之后 luy 也过来找我出去吃饭,磨了半天推掉了他这边。毕竟还是想再多认识些人的。

书记本来是和康康他们一起去烧烤,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决定来我们这边(翻聊天记录翻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因为前面的小插曲,我成了最后一个到校门口的。按照书记自己的说法,他是个社恐,和这天聚餐的群友中最熟的只有卷卷,而卷卷又需要我带充电宝和口罩,于是他们两个就在校门口等我。见面之后赶紧打车追上前面已经过去的群友。

烧烤店是一姐推荐的,感觉还不错,喜欢这种上来生食材然后自己烤的感觉。

大概是在这天,群友们可能彻底不会再相信我是个社恐了——可是这就是个亘古不变的事实。忘记到底是谁先开始的了,反正就是不知所以地,我和书记开始了互拍黑照。可惜最后败下阵来,被书记拍了好多,我却没拍到几张。不过如果从辉夜的旁白角度来理解的话,也许“本日の勝負は、一姉の勝利”。没想到一姐更狠,直接 AOE 拍了我和书记两个人的黑照,而且是相当相当黑的那种。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恐形象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我真的能做到和人自来熟,而不是因为因为线上聊天比较多所以缓解了线下见面的尴尬的话,或许未尝不是件好事呢?

Week 11

这学期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开始喝茶了,就买了挺多的茶包。有一盒是茶里跟蚂蚁森林联名的,每包茶上都画了一种保护地里的小动物,甚是可爱。

以前我对咖啡因和茶多酚其实没什么感觉的,哪怕睡前喝完咖啡或者茶也能有一个安稳觉。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毕设期间开始喝茶似乎让这些兴奋剂对我能够起效了。在茶包喝完之前,每天晚上我入睡都十分困难,而且睡眠质量也很差,直到有一天早上吃早饭遇到一姐,我才意识到是因为我最后一杯茶是在睡前一个小时喝的。在所有茶包喝完之后,我暂时先放弃了继续喝茶,总算又恢复了还算好的睡眠。

五四这天,学校两个音乐社团在操场上搞了场小 Live。去年暑假在北京实习的时候被 luy 带着去第一次看了场 Live,后来就一直想自己再去,但因为疫情反复难以实现。这次能在学校里听,感觉还是比较好玩的。

不过因为我听的国摇不多,大部分都集中在下半场里,所以上半场就是纯听歌了。最后的时候克服了一把社恐,和艾艾一起去人群里开火车。某种程度上说,如果能跨过心里自己设的那道坎,好像也没什么害怕的。

由于学校奇葩的防疫政策,最后有几首歌没能听到,有些许遗憾。但不管怎么说,这才是大学和青春应该有的样子啊。

五一假期结束的时候,学校通知 9 号要抽盲审,于是 8 号晚上我就通宵了一晚上来做我毕设的软硬件部分。虽说是通宵,不过最后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实在撑不住了,倒头就睡了。还好上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被抽中,不然接下来两天可能真的要猝死在宿舍了。

Week 12

虽说没有抽中盲审,但估摸着也快最终答辩了,10 号肝完了所有的软硬件设计之后,11 号开始给论文灌水。好在之前通过文献翻译学习了 LaTeX 的基本使用并且把能踩的坑都踩了一遍,主要时间就花在了内容的填充上。

本来预计这周彻底完成论文,不过这种文字工作还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困难。虽然毕设内容是我熟悉的 Android 相关的东西,在这方面灌水我可相当有经验,但保持每天高强度输出一章 4000 字到 7000 字的东西还是让我心力憔悴。

周内做核酸的时候偶遇书记和木生,做完之后差不多也到饭点了,大家就一起去食堂是一元餐了。这是学校后勤从去年年底疫情期间开始的算是福利的东西吧,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这么多经费,到这会儿应该是第 8 轮了。每轮的东西还会换,反正我作为学生觉得,一块钱的饭,只要能吃就算成功。

当然学校也没敷衍,这一轮是青笋红烧肉饭,除了土豆红烧肉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咸之外,整体上都还好。反正一份饭买个豆浆如果能叠加云闪付的优惠的话基本上相当于白吃了。

又是书记黑照++的一天。

Week 13

15 号的时候最后通了一晚上,当然还是没有写完论文。剩下了最后一章总结和致谢,感觉如果白天连轴转的话可能会猝死,于是坚持到了早上去吃了个早饭,就回宿舍补觉了。不得不说,学校这个胡辣汤是真的难喝,大学四年在学校里就没喝到过像样的胡辣汤,无论是河南素的/牛肉的还是肉丸胡辣汤。而这次喝的更加离谱,居然是两种的混合态,相当鬼畜。

中午醒了之后去吃了个饭。大概是因为之前老用葡萄糖跟书记开玩笑,他来问我是不是真的有。上一次备葡萄糖还是大一和舍友去爬华山的时候。不过想了想昨晚上通宵了,担心今天白天扛不住,我就又去买了一盒,分了书记一些。

16 号晚上再熬了一次夜,17 号凌晨三点的时候写完了致谢,彻底完成了论文初稿。可惜我的散文文笔在初中毕业之后就不复存在了,很多想写的东西都没能好好表达出来。

白天把初稿发给指导老师之后,得到的回复是“篇幅太长需要压缩”。修改之后第二天再次发给老师看,居然直接就说没问题了。不需要大改还是很开心的。

周四的时候帮🐟和她舍友换硬盘。我觉得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拆轻薄本了。对拷数据花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我跟书记研究了各种拧掉 D 面螺丝的方法。空调房里拧螺丝拧出汗,这种经历还是第一次有。最终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是拿下来了战 66 的 D 面,拆旧盘然后上新盘,成功点亮并且直接进系统,完美。

书记 7-8 节还有操作系统课,于是被拉过去陪他上课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 CS 讲的 OS 比 SE 的要水一些,当时我们作为重点的内容在他们课上几分钟就带过去了。虽然已经大四了,但对于当年的课程内容还能有一些记忆,并且会做他们的随堂测试题还做对了,不得不让我感慨还是专业课学起来舒服。

22 号迎来了最终答辩。和中期答辩一样,我提前一天拉着舍友陪我去预答辩演练一次。吸取了中期答辩和一些已经最终答辩结束的同学的经验,PPT 上只放图和关键词,内容只讲自己做的,时间差不多控制在了十分钟左右,自我感觉效果还好。

不过正式答辩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紧张,尤其是看在我前面做算法类题目的同学被提问得相当惨。煎熬过后还是得面对现实。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师对我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一个纯软件的题目我自己加了硬件实现的部分,工作量++),只问了很简单的一个问题。软硬件验收的时候也很轻松。最后的评定成绩是良好,不是优秀,稍微有一点小失落——后来找指导老师签字的时候他也惊讶没有评上优秀。不过都无所谓了,大学四年的学习至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也许是这所学校还对我有些留恋和不舍,从讲台下来回座位的时候,教室里布满了陈年铁锈和厚厚灰尘的铁皮在我的小腿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想来已经很久没见过身上鲜血往外涌是什么画面了,而比较老实的我也没有跟老师说提前离场去校医院处理。等到下午两点所有人答辩结束的时候,腿上的血早已经风干。

考虑到伤口比较深,而且铁皮有锈迹和灰尘,保险起见我还是去校外的医院挂号看了下。雪上加霜的是,医生说因为伤口深,并且没有及时进行消毒处理而已经结痂了,破伤风是逃不掉了。上一次肌肉注射应该还是小学时候的事情了。

我记忆中和想象中的肌肉注射应该都是打在臀部肌肉的,不过这次打在了似乎是臀部以上快到腰部的位置。反正打在哪儿都是一样的疼了。

之前刷到八三夭来西安开 Live。从《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开始听他们的歌,感觉和五月天的风格比较像。刚好也想去看 Live 了,就买了张票。从医院打完针出来赶紧打了个车过去,还好路上不算太堵。

现场的人还不少,更多的是一对一对的,只有我这种单身狗才会一个人来看 Live——周围听八三夭的歌的同学好像也没几个。

起初担心一个人来 Live 会不会因为社恐而无法融入进而导致尴尬,而真正身处这个音乐的环境中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既然都来了,不好好享受一下岂不是太亏了”的想法,其他的都随它去吧。

整场里听过的歌和没听过的歌应该对半开吧。八三夭给我的感觉是整体上的作词都很积极向上,就连情歌也是如此。主唱阿璞自己都说本来《想见你》是以情歌的角度来写的,但歌迷们赋予了它更多更加深层次的意境。感觉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现场的气氛比之前在北京去的那场 Live 要好很多,毕竟还是一个组合的专场。阿璞很会聊天和开玩笑,车速很快。

未来的 那个你 拥有什么表情

是快乐 或伤心 有没有无愧我心

就算你 已放弃 曾追逐的风景

别忘记 唱这首歌的自己

《最后的 8/31》

毕业季时听到这首歌,还是充满了无限感慨的。

Live 结束之后是已经是十点多了,难以想象我居然蹦跶了两个多小时。草草地去德克士整了汉堡、辣翅和可乐之后,地铁已经过了营运时间了。无奈只能打车回去。回到学校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并且因为路上各种奇怪的堵车,车费花了 120+。

管他呢,开心就好。

Week 15

和舍友吃完晚饭在学校里遛弯的时候,舍友说实验楼的顶楼天台可以上去。原来大学四年学校里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实验楼最上面是玻璃天花板,这也就意味着在白天时候的大量热量会聚集于此。从电梯里出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颇有种劝退的感觉。电梯对面就是通往天台的门了。按理说这里应该一直是关着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开了。

这里应该是大学四年里我来过的学校里最高的地方了。从这里望过去,能看到远处的山,和另一边的城市。可惜这天天气不好,没能看到日落。

和舍友开玩笑说,这里比较适合答辩或者考试之后和导员打视频电话。

儿童节这天,和群友在学校里小聚了一下。本来大家是想在综合楼吃的,结果好巧不巧,刚点完菜就停电了,大家实在忍受不了在没有空调的地方吃饭,就决定转战食堂。

好在食堂有家炒菜,我们八个人点了八个菜,外加卷卷和书记打包回来的烤鸭和猪蹄,相当丰盛了。还是第一次和同学在食堂里拼桌子聚餐,也是大学里一次全新的体验了。

晚上天气很不错,就又去了一次天台,总算看到了晚霞。在毕业时节的晚霞,似乎能让人产生一种不一样的心境。

在天台上还偶遇了一个同级的同学,在拍日落延时。专业的设备和专业的摄影知识,很是让人羡慕了。

大概是好不容易又等到一个上天台的人吧,这个同学就让我帮他用他带的拍立得拍人像剪影。对摄影技巧一无所知的我,也不知道最后帮他拍出来的照片算不算废片。他也送了我一张拍立得。该减肥了。

不知不觉月亮就出来了。只有在认真去看的时候,才会去思考“原来这是上弦月啊”。

端午假期第一天,几个舍友出去小聚了一下。因为有一个舍友还没上过城墙,一直想去城墙上骑自行车,所以本来计划的是,下午先去城墙上骑自行车,然后吃饭唱歌。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舍友的 debuff 过于强效了——之前他和别的舍友出去了好几次,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成功上城墙——我们下地铁之后,马上开始下起了大雨。看了看天气预报,说理论上一个小时之后雨会停,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吃饭。

附近刚好有一家绿茶,基于大家之前在杭州时新白鹿留下的良好印象,决定就吃杭帮菜了。不过大家一致认为,绿茶不如新白鹿。

天公不作美,吃完饭出来之后,雨还是没有想要停的迹象。无奈只好跳过城墙骑车这步,直接去唱歌。

唱完歌之后,有两个舍友觉得没玩爽,于是去了电竞酒店。剩下的几个人实在精力不够,就此打道回府。

假期第二天本来计划和 luy 以及另外两个同学去漂流,结果因为前一天的大雨导致涨水,活动取消,就在宿舍待了一天。下雨天也不太想出去转转了。

晚上和舍友心血来潮,决定点探鱼的烤鱼外卖。

看起来东西还是比较多的,两个人吃得还算饱。美中不足的就是,舍友因为太困,在点了外卖之后就睡了过去,导致小哥给他打的八个电话都没接上。小哥最后直接把外卖放在了校门口。由于放了很长时间,所以拿回来之后已经不怎么热了,就连酒精小烤炉都没能让整个锅沸腾起来。

端午最后一天请了群友海底捞,算是感谢大学最后这一年里和他们的相识吧。总共来了快二十个人,海底捞没有这么大的桌子,于是就分了两桌。我跟平常群里相对来说更加熟悉的一帮学弟学妹加上一姐坐了一桌。

卷卷、书记、🐟他们先到,剩下的包括我在内的人则后到。一进店门我就被卷卷架到书记旁边坐下。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我和🐟一直觉得书记像个可爱的小孩一样,按照🐟的说法,“感觉像是养了个儿子一样”。书记调的料碗里加了超级多的芝麻酱,本来他说是给我调的,还加了三大勺小米椒,被我用我亘古不变的蒜蓉香油碟严词拒绝之后就自己吃了。因为他料碗调得非常满,蘸肉的时候芝麻酱就会溢出来,搞得碗壁和他面前那一块桌面上到处都是。然后他还会自言自语自己吐槽。不禁让我想起来大一整个宿舍去杭州玩的时候,有个舍友可以说是第一次坐飞机,全程也是跟小孩一样各种好奇和惊叹。所以有时候人的性格和风格是很神奇的东西,平常看着是一个样子的人,换了一个环境就会有另一个样子。

吃完之后大家本来想去米家转转——算是群里每次外出聚会的保留节目了,然而离这儿最近的米家还有点距离,无奈只好作罢。卷卷在楼下的蜜雪冰城请大家吃了冰淇淋。这会儿想来,火锅配雪糕,怎么看都是肛肠科绝配啊。

从地铁出来之后剩下的一段路,大家就走回去当消食了。

Week 16

第二天早上又有核酸,偶遇同样起得晚的书记,做完时候就又拉着他去食堂吃一元餐了。这一轮的一元餐是回锅肉盖饭。虽然味道确实不如家里炒的,但毕竟它只要一块钱,算是给因为昨天请客而被掏空钱包的我雪中送炭了。

周内跟水水和渣光一起遛弯的时候,又去了实验楼顶的天台。不过这次去的时候发现天台并不是最高的地方,上面有个机房,侧面的墙上有梯子可以上到房顶,这才是目前学校开放的最高的地方。从这里拍照,就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周四的时候和 luy 以及另外四个同学一起出去吃铁锅炖。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吃这个,店面装修风格十分地东北风,坐的凳子上都有红底绿碎花的布。

吃完饭之后大家去了酒吧。本来我是想推掉的,但实在盛情难却。这家酒吧还算是个 Livehouse,刚好晚上还有驻唱歌手。

本来我以为我应该是六个人中酒量最差的了,但实际上还算中等。有个女生因为很多事情压抑太久了,情绪太激动了,把自己喝高了。另一个女生因为酒量也不是太好,并且喝得有点多,状态也有点差。这样的话 luy 和再一个女生就留下来照顾喝高了的同学,我和另一个男生就负责把喝多了但还能走路的同学送回学校。

不得不说的是,这家酒吧的可乐桶是真的难喝。可乐兑威士忌居然搞出了一股感冒灵的味道。还好这次喝得没有上次跟高中同学一起那么多,回宿舍之后还写了几个小时的代码才睡。趁着酒劲写的代码应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 bug 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群里 luy 发了很多昨晚上大家的黑历史。酒量不好的同学表示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酒局了。剩下的我们则以退群威胁。

中午下课之后书记和康康来宿舍里取了我说之前要卖掉的空调伴侣和智能墙壁开关,顺便把借着用了几个月的便携屏幕还给康康。一块吃了饭之后我带着螺丝刀和电笔就去书记宿舍给他们装这俩玩意儿——难以想象,居然会有工科生的宿舍里没有螺丝刀和电笔。

理论上来说空调伴侣的安装应当是十分简单的,只需要拔下空调插头,将空调伴侣插在插座上,然后将空调插头插在空调伴侣上就算完成。可当我去了书记宿舍之后发现,他们宿舍的布局十分诡异,空调的插座位于空调正上方紧邻空调的位置,空调则在阳台门的正上方。也就是说,任何对空调插座需要进行的操作,都需要有一个人站在床上完成。

但因为这里不是我宿舍,所以这个人不能是我,只能是书记了。有趣的是,书记的小短腿和小短手并不能让他成功够到插座,多次尝试无果之后,只能辛苦他舍友了。尽管他舍友比他还矮一点点,但操作起来十分顺畅,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在装智能墙壁开关之前,我完全没想到这会是一场恶战。首先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书记希望能精准切断他们小室的墙壁开关电源而不影响到其他线路和另一个小室。简单尝试之后确定了电闸的位置。当然拆卸原有的墙壁开关对于已经在家里和宿舍有过多次强电经验的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难题,把线插到智能开关对应的线孔里也是易如反掌。

然而但是却,我不知道学校是出于什么奇怪的原因,墙体里的走线十分难看,从电闸引出来的火线和另外两根——对,是两根——连接用电器的火线,靠着麻花状的拧线和一个里面是金属片外面是绝缘胶皮的线套连接在一起。在准备拧螺丝收工的时候,我不慎碰掉了这一个看起来就不太稳健的组合。尝试手拧电线无果之后,去找和书记在同一层的 gc 借了老虎钳才拧了回去。盖盖,上电,完美。

值得再提的是,书记的小短腿和小短手使得他站在凳子上都摸不到电闸,还是递给他了电笔之后他才能成功推闸。

星期天的时候,和舍友整理好了不再需要的物件,包括书和我们之前买的一些电子元件之类的,去跳蚤市场摆摊清仓。不得不说,做 To C 的业务需要有强大的抗压能力。前一个人觉得书卖贵了想要五块钱带走,后一个人就觉得五块钱过于便宜了。整得我和舍友都快精神分裂了。书这种东西还是二手书店的老板收起来爽快,直接报一个双方都觉得合适的价格,转账,交货。相比之下这种 To B 的业务就很让人舒服。

不过我觉得最亏的还是我 10 块钱卖掉了八年前买的 991 CNX。

Week 17

星期一早上,学院拍集体毕业照。掐指一算,学生时代还有最后两个星期就要结束了。

起床之后简单收拾了下自己,洗了头之后吹了个造型,打了发蜡,喷了定型,想着能拍出来一个比较完美的样子。结果所有的努力毁在学士帽戴上的那一刻。挣扎一番之后,随它去吧。脸胖确实不是一个发型就能简单拯救的问题。

说来和班上的同学其实不怎么熟的,认识的男生除了班长之外就没了,女生除了大一一起在一个学生部门工作过的同学之外也没了。学校的“班”分为行政班和教学班两种,一个行政班的同学不一定在一起上课,所以也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更别说认识了。

趁着拍毕业照这个大晴天绝对不会下雨,加上宿舍大家都有空,中午结束之后回宿舍稍事休息,下午就朝着城墙进发。不过同样地,在上城墙之前,先吃饭。好在这次海底捞不是我请客了。

吃完之后大家终于能登上了(并不)期待已久的城墙。为了增加一点乐趣的同时,节省一些时间,我们直接租了 7 辆单人自行车和 1 辆双人自行车。为什么还有双人的呢,因为有一个舍友不会骑自行车。而直到我们下城墙,也没能教会他。

途中能看到铁路线,当然要拍了。

入夜后的城市甚是好看。

这也许是大学最后一次的宿舍集体出游了。看起来漫长的一圈路程,实际上只有短短十四公里,走走停停也就将近两个小时。就像那时以为大学生活会很长,而真正结束的时候,才发现不过四年,而已。

第二天晚上有超级月亮,吃完饭之后去找渣光拿了舍友在他那里买的键盘。然后一块去跳蚤市场转了转。摆摊已经进行了几天了,大部分同学就剩下各种各样的书还没有卖出去。操场上有学校学生组织搞的毕业生签名墙,想来想去还是签我的昵称好了。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书记居然在今晚上愿意出门溜达了,大概是为了找我借 CX CAS 玩吧。在跳蚤市场碰面之后我们三个就去实验楼楼顶最高处拍月亮。

11U 在这种时候往往就能派上用场了。除了大月亮之外,今晚上的星空也很好看。

在天台上遇到了一个同样过来拍月亮的同学,还是专业玩家比较厉害,全套设备秒杀手机。

拍到中途水水也过来了,10U 虽然不如 11U,但配上 Google 相机,在现在也还算能打。书记的 iPhone 11 在夜景上就比较惨了,也没有长焦可以用。

拍完月亮之后水水和渣光就回宿舍了。本来我说等后面自习的时候再把 CX CAS 带给书记,不过他说他想今晚上来取。取完之后和他边走边聊了会儿天,我买了瓶水就又回宿舍了。

现在是 3:57,终于补完了欠下的所有周记。

星期三的时候陪书记去医院开逃军训的证明。书记说他对医院的流程止步于挂号,至于挂号之后怎么办就不知道了。一边觉得好玩的同时又一边羡他慕身体素质好。想起来直到高二之前,每年我是必定会去医院待上一周挂水的。那会儿身体是真的弱。也忘了为什么从高中开始会好一些,大概是不再在体育课上写作业而是和同学打羽毛球吧。在沉重的学业中,每周难得有这么四十分钟的自由。

书记在诊室的时候我就在外面等着。导医台有个血压计就刚好测了一下。记得上一次陪卷卷来的时候血压数值不太正常,这一次倒是没什么问题。因为比较担心三高的家族遗传,对这些东西还是挺在意的。

开完证明盖完章之后就回学校了。虽然才不到五点但我已经开始饿了,大概是因为这两个月坚持跑步然后控制了饭量加上严格在固定时间吃饭的缘故吧。到学校走到食堂差不多快五点半,刚好赶上自选餐开餐。

周四的时候书记让我带他复习计网。虽然我大二的时候计网真的是一两天看 PPT 速成的,但之前的“计网可以一天复习完”多少还是带点玩笑意味的。不过已经被拜托了的话硬着头皮也得上吧。

还好他们的计网和我们当时用的复习提纲是同一份。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是先按照提纲过一遍之后通过做题来查漏补缺。于是就让书记先过提纲,我在旁边看他们给的复习题,通过这个来看看我有哪些忘掉的,算是复健了。还好除了一些比较细琐的概念之外,大部分的东西我都还记得,或者是看一眼 PPT 还能马上想起来。

老实说书记概念上差得挺多的,不过过一遍之后能保证第二天的考试记住就够了。CS 的计网题目比 SE 的会多一些比较细琐的东西,甚至是我都没有印象我们当年重点讲过。趁着书记看提纲的工夫我就去啃这些小点。有意思的是试卷上的几道题做起来还比较有争议,跟艾艾讨论了好久才敢给书记讲。

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一点,这个时间我个人感觉对我来说是不太够的。回宿舍之后赶紧洗完澡接着查了刚才书记问的几个我没能讲出来的题然后给他发过去。当搞明白这些地方之后又发现其实当年我都学过,记不住罢了。

书记回去之后似乎是通宵复习了。讲完那几个题之后,我在先床上躺着,担心他后面还有要问的。到两点实在困了,眼镜都没摘就睡着了。一般不摘眼镜我肯定很快就会醒,果不其然一个小时之后的三点多醒了,看了下手机,书记刚好又问我了道概念题。说实话我这么多年都比较讨厌复习概念,因为出题人总爱从书上各种犄角旮旯里翻出来奇怪的东西让我选。下床翻了翻书然后跟他讲了一下。

等了一会儿我实在是顶不住了就睡了。第二天醒了之后看他拿着之前问我那几个不确定的题又去问了老师,还好跟他说的答案是对的,不然就耽误他复习了。临考前他最后问我的一个题是他没读题所以没做出来,前一天陪他做题的时候有几个也是没看题。这点让我想起来中小学时候的我也经常不认真读题,吭哧半天发现缺少条件做不出来,回头一看题目给了。

考完之后他感觉应该能过。认真来讲,我也不清楚带他复习到底能帮到他多少,只希望没有拖他后腿就好。btw 书记借着通宵复习总算是倒回来了他常年的西半球作息,还算可喜可贺。

周六的时候一个同学从云南旅游回来之后给我带了盒鲜花饼,很感动了。弥补了前年和 luy 出去玩没有吃到鲜花饼的遗憾。看这个包装应该是当地现做然后带走的,除了凉了之外,口感和味道真的超棒,仿佛一口吃到了整个大自然的清新。

周天的时候跟 sanzenin 和另外三个同学一起出去玩了半天。下午先去唱了三个小时歌。虽然还是唱歌但大家比较能整活儿,什么《开心向前飞》《阳光男孩阳光女孩》都出来了,算是比较放松的一次了 KTV 了。

晚饭是 sanzenin 推荐的一家泡馍馆。想了想中午才吃的味千拉面,晚上又是泡馍,这一天下来碳水大爆炸了。老实讲感觉这么多年吃的泡馍没感觉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有那种做的特别不好吃的之外。这家给我的感受是肉比较厚实。本来我是想自己掰馍的,但最终懒癌还是战胜了欲望。

吃完之后我们去打台球。算了下今年自从高中同学教会我打台球之后,打球的次数还不少。今天还顺便教会了一起的一个同学打台球,在大战六个回合之后以 3:3 宣告平局。

Week 18

周一的时候好不容易又逮着个时间,凑齐了宿舍大伙儿都在的时候。于是大家又拍了宿舍内部的毕业合照。想来这是八个学期的最后一张合照了,翻相册的时候着实觉得,四年真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上午是照常的学士服和常服拍照。有个舍友说下午想整活儿再拍一组。结果下午一看,居然是和服女装。遗憾的是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整活儿方式,感觉有点对不起舍友精心的准备。

周二书记又让我带他复习 OS。CS 的 OS 虽然比 SE 的内容要少一些,但考题总会有一些在课本里不知道从哪儿挖出来的概念,就像之前的计网一样。我自认为应该把他今天问我的问题都跟他讲清楚了,希望周五考试加油吧。还是挺想和书记一起出去坐火车玩的,毕竟这么多年确实没遇到过几个铁路迷同好,还是爱好范围有相当大交集的

因为之前成功申请到了军训,所以对于书记来说时间就相对宽松了,虽然实际上并不会影响到周末。周五书记考完期末考试之后我就拉着他一起出去了。姑且让我自己自私一点把周末这两天算作毕业旅行吧,具体的内容后面单开一篇。

评论

  1. 攀山
    8月前
    2021-11-16 11:12:22

    7,8,9,10周没有了,后续催更!

    • Robotxm
      博主
      攀山
      8月前
      2021-11-16 17:30:15

      这也有催更的吗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