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熟悉的地方也有风景”。但是,这个地方却并不熟悉啊。

愧为四川人

“你是哪里人?”每当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骄傲地回答“四川人!”然而接下来的问题让我如鲠在喉:“我要去四川/重庆玩了,你给推荐几个地方呗。”

作为四川人,却连四川有什么地方值得去都不知道。尽管每次我都用“学业繁忙”来安慰自己,但是为什么家乡在别的地方的人却能很好地回答出这个问题?

如今高考结束,人生第一部分的重担已经卸下,再没有理由可以搪塞。以前回老家,基本上可以算作是“换个地方玩电脑”。这一次不可以了,我需要走出去,去到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

启程

尽管乘车回去并不应该是重点,但因为交通工具的变迁,多少还是该写点。

在至少 8 年前,从西安到四川全靠普速列车。如今动车高铁四通八达,而那时候乘坐普速列车入川,真的可以用“蜀道难”来形容。

2334 / 2333 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数字,因为它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连接了我和四川。“啤酒饮料矿泉水,香烟瓜子八宝粥”,那时候时速不足 80km/h 的司空见惯却成了如今幸福的回忆。因为车速很慢,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在车厢中穿行。从车尾窜到“乘客止步”的 1 号车厢(因为 1 号车厢一般是给乘务员准备的,普速列车因为全程很长,所以会有好几批乘务员。如果在夜晚,没有事情的乘务员就会在 1 号车厢休息。在某一次返回西安的时候通过关系补到了 1 号车厢的卧铺,里面要求保持安静),会经历各种不同的场景,有硬座的熙熙攘攘,卧铺的谈笑风生,还有软卧那安静到冰冷的氛围。

因为从小就好动,所以从第一次坐火车开始,就有了到一个站一定要跟随乘务员一起下到站台上的习惯——无论几点,无论我的票是什么坐席——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乘坐动车 / 高铁。是为了透气吗?其实至今我也不知道缘由。

根据如今能查到的最早的资料,2334 在最晚 2009 年底之前就取消了。大概是那个时候全国铁路提速,使得无前缀的列车逐渐被淘汰。取代 2334 的,是 K1032。尽管是“新空调快速”,但还是需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回去。后来还开行了西安直达重庆的 K1032——不过已经都不重要了。

随着去年西成客专的开通,西安到重庆终于有了动车。原先十几个小时的旅程一下缩减到五个半小时,蜀道不再难。

尽管动车组列车在途中的站点停车时间非常短,但我多年以来的习惯是不可能改变的。按照惯例,以下是停靠各站的照片。

顺便,因为上车前没买方便面,动车上也不允许售卖方便面。只能买盒饭吃。42 块钱一份的盒饭真的贵……味道嘛,只能说一般,能吃而已——明明是成局重段的车,饭咋就不行呢┑( ̄Д  ̄)┍

最终按照惯例,提前几分钟到达重庆。首先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湿热的气息。

8 天 > 18 年

铁山坪森林公园的钓鱼

因为这次回来的本意是尽可能在短的时间内跑足够多的地方,所以第一天自然也就没有闲下来。早上醒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差不多算是很晚的一个时间了。起床之后折腾了会儿电脑,这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吃过午饭后,尽管还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我们向铁山坪森林公园进发。这个地方距离重庆市区不是很远,但也说不上近。车程将近一个小时,和重庆到邻水差不多。

一路上淅淅沥沥的雨点相伴,时而狂躁,时而温顺——比起彻头彻尾的大太阳晴天,其实我更享受这种天气,清新。并且,在雨的渲染之下,山色变得梦幻了起来。

虽说是来钓鱼的,但并没有能给我的钓竿,所以我就站在一旁看了。期间有看到一处浅滩,聚集了许多鱼,想着可能直接就能网上来。不过,通过实践,这个想法完全不行。

期间看到了鸭子和鹅。成年体倒是能分清,但如果给我幼年体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分清——城里孩子的苦恼。

最终战果还是不错的,一共好像是七条鱼。晚上吃火锅的时候烤掉了四条——味道没有前一天晚上刚到的时候吃的烤鱼好。

广安——邓小平故里

每每提到邓小平,除了改革开放,还有就是我和他都是四川人。可就连这样我都没去过所谓“邓小平故里”的地方,因此这次既然有机会,那就去一次吧。我也并不是特别反感一些政治性和历史性的东西。

早上六点多从床上跳下来,收拾了下东西,稍微洗漱一下,然后下楼吃早饭。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吃点特色的东西。不过虽说在这边“几乎”随便一家小面店都比西安的好,但按照大人们的说法,楼下的这家并不好吃——反正我是没吃出来。

吃过早饭之后,就踏上了前往邻水的旅途(为什么是邻水?因为准确地说,邻水作为我出生的地方才应该是我的老家)。然而习惯性地上车就睡,醒来就已经到了。

午饭的话,在小姨家解决。让我惊奇的是,桌上除了凉拌猪头肉,其他所有的蔬菜都是小姨自己种的,就连咸鸭蛋都是来自家养的鸭子。因为忙着吃饭,就没拍照。

吃完午饭,下午就动身去小平故里。临走之前,在楼道里看见了多年未见的场景😂。毕竟还是个小县城嘛。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在车上睡了一会儿之后,抵达了今天的目的地——邓小平故里。刚到这里的时时候,有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以前这里有一条路可以直接通向景区门口,可能是由于创收需要,我们这次来的时候,这条路已经改为景区专用路。也就是说,必须乘坐景区的观光大巴,或者租赁景区的自行车才能走这条路。这怎么行啊,好好的一个免费景区怎么能让你宰我。在询问了路人之后得知,可以稍微绕一下,直达景区门口。

实际上,“故居”只是景区里很小的一间房子(废话那个年代谁家跟公园一样吗),整个景区应该算是一个公园吧。进入之后,首先看见的是全国各单位捐赠的树。因为都大同小异,就是一片树林和一块刻有单位名称的石头,所以我就只拍了一张照片。

说实话景区里的荷花并没有多么引人注目,只是我第一次看到了“教科书般”的青蛙停在荷叶上,就顺手拍了一张。另外景区里“禁止吸烟”的标语写得甚是文艺——不过发到空间里之后,有同学觉得还不如直白一点,这样反倒那些大多数素质低下的吸烟人看不懂了。

按照路标,我们首先来到了“邓小平故居陈列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这种地方都是“那个人”的题字,感觉已经见怪不怪了。顺便丢张丑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表情这么奇怪(逃

这地方虽然叫个陈列馆,但里面主要就是关于邓小平的生平事迹。后面逛的一个展馆也差不多,介绍的是邓小平的为人处事以及各方评价等等。

最后到的就是邓小平真正曾经住过的地方。虽然从外面看上去不是特别大的样子,但里面分了好多房间,有自己住的、父母住的、接客的、继母住的、兄弟姐妹住的等等,还有专门放各种器具的房间——点到为止,有些东西没法写在明面上,不然哪天我这小站就不保了。

于是今天的游览到此结束。晚餐照例是火锅——回四川不吃火锅吃啥真是的。不过说起来,照片里稍微靠左下方的红糖糍粑是真的好吃,又甜又糯。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晚饭后去看了电影《我不是药神》,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能在国内院线看到这这种题材的片子还是不错的,日后有机会(嗯这么说了大概是不会了)再单独聊聊这部电影。有个 Bug 在于当时是 7 月 5 日,而电影原定上映日期是 7 月 6 日,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

华蓥山天意谷

从小在老爸给我讲的故事中,“华蓥山”出现了无数次。尽管如雷贯耳,但我并没有真的去过,所以这一天的行程也被老爸安排得明明白白。由于刚好赶上这段时间的四川雨季(心疼一下当时在成都的小伙伴),所以一路上都是滴答相伴,不过这也刚好造就了一种朦胧的美景。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刚好我表叔的朋友就是负责这个景区的,所以我们不但没有花费门票钱,还顺便在景区的餐厅蹭了顿午饭。午饭过后便开始了稍微有点艰难的爬山之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飞瀑迎宾”。顾名思义,就是在门口的瀑布。因为是雨天,所以上游混入了一些泥水,就导致了这水看起来跟黄河一样。

沿着人工栈道一路向前,沿途随处可见由流水冲刷形成的大概是喀斯特的地貌(毕竟地理早都还给老师了),以及各种因为落差而出现的小瀑布.

走着走着路过一处泥水瀑布,下游的水变得十分浑浊的罪魁祸首就是它!讲真这个泥水浓度看起来超级高。顺便见识了下“泾渭分明”的模型。

过了这个地方之后,即使是在下雨,水也是比较清澈的了。接下来一路就是各种怪石嶙峋和瀑布。那个又细又长的就是“一线天”。中途有两次,因为雨突然变得大了许多,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休息亭歇歇脚。

实际上每个休息亭就是一个小卖部。询问得知,矿泉水(农夫山泉)只卖 5 块钱一瓶——虽然看起来比正常的价格高出一倍还多,但考虑到山路并不好走,而且目前还在下雨,这个价格可以说是非常良心了。另外比较吸引我的是腊排骨,按照长度分为 10 块钱和 15 块钱两种。15 块钱的大概比我的小臂还要再长一点,这个价格也是很合理的——不过我并没有买,刚吃完饭并不饿嘛。

终于我们来到了天意谷的最后一个景点“洞中天河”。洞中天河实际上是一个三段式的瀑布。起初在最下面看见水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人进不去的地下暗河涌出来的水,结果上去了才明白自己搞错了。下面的这个地方叫“三天神灵洞”,是我唯一拍了介绍的地方。其实沿途的每个景点都有介绍,但因为似乎是后人编撰的,感觉没什么意义,就没有一一记录。

另外就是,在这个所谓“三天神灵洞”的地方,我好不容易看见了一种红色的,大拇指形状和大小的水生生物——这一路上就除了水黾之外就见过这个。可惜没来得及拍下来,它就逃走了,不然还能发到微博上问问博物君它是啥。

从三天神灵洞到洞中天河有两条路,我们选择了一条最近但又最害怕的路,虽说是垂直的楼梯,但走起来还是跟攀岩一样。上面水声很大,迎面是清凉的水雾,水质很好,可惜也并没有能见到什么理论上应该生存在这种地方的水生生物。

然后我们开始返程。下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比较好走的路,不至于太害怕。因为刚下过雨,所以雨水就顺着岩壁流了下来汇聚成了山泉。

离开的时候发现路边有树莓,尝了下,并没有什么味道,应该是熟过了。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这样的话,如此疲惫的一天就过去了。晚上的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吃完饭回去已经很晚了,稍微洗漱了下就睡觉了。

回乡下

早上起得倒是很早,但因为这一天的行程安排不是太紧,所以就去楼下(这次是在邻水,不是重庆)吃了碗面。这次倒是吃出来了,确实比上次在重庆吃到的要好吃。

下午坐车回了乡下,抵达的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所以大家就开始忙活晚饭。晚饭的重头戏是麻辣水煮鱼,和上一次一样,这次的鱼也是我们钓的。更让我意外的是,汤里煮的火腿肠也是自制的,比外面买的确实要好吃很多。

晚饭过后就是各自的娱乐时间。川渝两地的人们喜欢打麻将消遣,所以在睡觉前的这段时间,大人们打他们的麻将,我就玩我 NS 上的塞尔达。

晚上其实很难熬的。因为乡下没有空调,只有靠风扇才能勉强度日,还得时刻提防着可能会爬到身上的虫子。所以我就玩手机来让自己产生困意。这确实挺管用的,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惯例是以面为早饭,就不多说了(实际上我很想吃一次老麻抄手,可这次回来直到走都没有吃上)。之后我还是接着玩我的 NS,而大人们便开始安排午饭。这顿饭的主菜是炖鸡汤,而鸡是现杀的。考虑到多年之前亲眼目睹了杀猪的全过程所带来的长时间不适,我没敢去围观。

午饭过后,按照原计划,应该是去爬华蓥山的(爬华蓥山和上面的去天意谷是不一样的)。但因为难得的晴天所带来的过于炎热的温度,我们还是放弃了。收拾了下行囊就返回重庆了。

这部分因为我没有拍摄照片,所以就没有图啦。

渣滓洞 &“网红”磁器口

根据百科,渣滓洞原先是个“渣多煤少”的煤矿,后被国民党强占为监狱。关于这部分不想说太多,总怕碰到什么红线。唯一能说的就是监狱里各种和现在差不多风格的标语(这些真的是那个时代的印记)和各种惨绝人寰。

磁器口距离渣滓洞不算很远,所以之后我们又来了这个网红小镇。原先磁器口是重庆的一个“镇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商业街,不过也大体符合我“人文和自然”的旅游宗旨。

走进磁器口,就基本上是进了“小吃一条街”。现炒火锅底料、陈麻花,以及各种属于或不属于川渝的小吃。我买了一碗 10 块钱的红糖糍粑冰粉,分量还挺足,味道也很好吃。虽然这地方称得上网红吧,但也不能走一会儿就是“学猫叫”啊,让我十分害怕。中途有看见卖所谓“烟雾冰淇淋”的,看了下不就是加了干冰嘛。不过这倒让我开始怀念高中最后那段时间,有同学叫了 DQ 的外卖,于是我们就在晚自习上玩起了干冰。还有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香豆腐——虽然这宣传语整得天花乱坠的,我还是没有买。

中午饭在磁器口里面解决。当然吃的也是这个地方的特色菜“毛血旺鸡杂”。我们一共四个人,只点了一个小锅,还没要各种配菜,就已经吃得很饱了。

因为下午真的是太热了,所以我们吃完午饭之后就回家了——这种天气还在外面闲逛是要出事的。回去的路上路过嘉陵江,水非常浑浊,看样子是因为前几天下雨涨水了吧。

最后一站:长寿湖

本次行程的最后一站安排在了长寿湖。尽管也是来钓鱼,但因为我没去过,并且还是我一个亲戚的老家,那就刚好来转转。

说是叫湖,其实称为“河”更恰当。不过是中央零零散散分布了许多岛屿,所以称作了湖。在我们的一处必经之路上,因为还没有修桥,所以车要想过去,全靠船渡。

好吧我承认我拍照技术真的不行,应该是对焦没对好,明明是艳阳高照,却拍得跟阴天一样。

在这个亲戚的家里,看到了可爱(?)的猪猪。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吃了点西瓜之后,我们向稍微下游的地方进发。由于车开不到河岸边,所以我们只得拿着东西走到水边。因为我走得比较快,反而走错路了,所以被老爸在后面叫住,谁知一回头,一条蛇横在我面前。还好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它就跑掉了。

这次的钓竿也没有我的份,所以我还是只能拍拍风景什么的。渔获还是蛮丰盛的,反正最后都成了鱼汤。

不得不说,这个亲戚的老父亲还是很能干的,他们家里梨子、橙子、西瓜、葡萄什么的都有,蔬菜种类也很齐全。下午,我们装了点土特产,开始返程。

他乡遇故知

这一部分其实是长寿湖之旅这天的晚上。单独拿出来写的原因很简单,比较重要。毕竟这种事可遇不可求。

有一波同学在前一天晚上抵达重庆,当他们得知我也在重庆的时候,就非要我请他们吃火锅。行吧,请就请。匆匆忙忙从长寿湖赶回重庆市区后,我又连忙跑去解放碑,物色火锅店。

我们总共三男三女,他们说终于可以给家长一个交待了——因为他们是先去的广州,然后是厦门,最后是重庆。一路本来只有两对半,呸,五个人,但因为家长那边的原因,就不得不说是六个人。于是我就成了在重庆用来凑数的。

男生的话自然就是要喝点小酒了。本来我们预计的是三个人喝完一箱十二瓶,结果我和另一个同学喝完两瓶多之后就不行了——那种“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不能再喝了”的感觉。于是作罢。

吃完火锅之后有人提议去唱歌。然后我就无情地被拉去“学猫叫”。路上他们还众筹了个猫耳朵强加给我……

《熟悉又陌生的家乡》

本来呢是计划唱到 KTV 打烊,但因为第二天一大早还要赶去杭州的飞机,所以一点多的时候我就先回去了,不然起不来就太惨了。走的时候他们硬把猫耳朵塞给我,最后在我的巧妙周旋之下成功地没拿然后跑掉啦。

没有结局

写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是这次回老家的全部了。尽管这 8 天去过的地方加起来比我这将近 18 年去过的地方还要多,但还不够——无论我怎么努力,或许对于川渝这片土地,我永远是一个“外地人”,一个在所谓“家乡”的地方说着所谓“家乡话”都会觉得尴尬的“外地人”。不管怎样,常回去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