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出去

终于去了一个除了陕西、川渝和北京之外的地方。

小纠结:三次元社交恐惧症

上个月快月底的时候,RK 突然问我暑假要不要一起去杭州。起初我的回复是「后面再看」,因为我真的不擅长社交,在网上可能聊得很开心,在现实中就可能说不出话来了。半年前去成都找腹黑猫玩的时候也有过这个担心,尽管最后并没有什么,但这次情况不太一样。我面对的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甚至七个人。

填报完志愿后的某一天,RK 又问了我一次。本来是想等到录取结果出来之后再去远一点的地方玩(事实证明,我提前出去玩是正确的),后来想了想,还是答应了。首先,鬼知道录取结果啥时候出来;其次,我真的需要去不同的地方走一走;最后,社交恐惧症迟早要克服的,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得好好把握啊。

旅途:遇见不一样

Day 0

出发:第一次有正经餐食的航班

因为前面回了老家,本来是计划从重庆坐动车回到西安之后,再从西安坐高铁去杭州。后来算了一下,这样只比重庆直飞杭州便宜 200 块钱左右,但时间却长了将近 9 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乘坐飞机过去。

12 号一大早,父母还得回一趟邻水,刚好重庆江北机场顺路,于是就把我半路放在了航站楼。我有记忆的每次坐飞机出行,都是我负责包括换登机牌、托运行李等一系列在机场的事情,所以这次一个人并没有显得多么手忙脚乱,何况我就一个背包一台电脑,也不需要忙着托运。

安检完成之后,等了没多久就按照预定时间开始登机了。我满心欢喜地想着终于能坐一次正点的航班了,可现实总是无情的,飞机还是晚了半个小时起飞。

登机后,因为前一天晚上接待来重庆的同学导致很晚才回家(实际上都到凌晨了,这个在上一篇文章最后单独提到了),再加上这班飞机时间挺早的,所以拍了几张照片就睡着了——哦对了,这也是民航允许客机上将手机调至飞行模式而不是关机之后我第一次坐飞机。天气还是很不错的,从飞机上俯瞰下面非常好看。而飞到云层之上后,景色就更显得飘渺的。说真的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有什么生物生活在云层上面,云对于它们来说就像我们的陆地,而云下面的我们则是它们眼中的“海底生物”。

飞了大概有一半时间的时候,我睡醒了。刚好赶上第一次免费饮料供应。毕竟 1k+ CNY 的机票,这点东西不要白不要啊。但我怎么就选了只有苦味没有甜味的所谓 100% 果汁呢……

因为这趟飞机刚好是饭点,所以没多久就开始供应免费餐食。本来呢,按照以往的经验,能有个难以下咽的饼干(这里点名海南航空和西部航空,那饼干是人吃的吗)就不错了,但实际却出乎我的意料。竟然真的有饭诶!看包装的话,应该是由起飞机场供应的。所以这里不得不给江北机场点个赞,至少能吃,而且比西安到重庆的动车上的饭好吃(辣鸡成局重段)。

吃完饭之后没多久又是第二次免费饮料供应,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这次要的雪碧——毕竟这个绝对是甜的。水足饭饱之后又有点困了,按照机上显示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我还纳闷为啥这么早就供应餐食了,实际上这个时间是错误的。所以刚闭上眼睛没多久,还没睡着,就听广播提示快到了,正在降低高度。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之后,飞机成功抵达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一出舱门,迎面而来的是刺眼的日光——本来还担心台风会有影响的,现在看来没事了。

其实我比 RK 它们先到两个小时,那么按照计划,大家在住处会合。在查询了高德地图之后,得知我需要乘坐一个小时之后,也就是 13:00 开的机场大巴——所以提前到了并没有什么用。

《迈出去》

会合:历史性会晤

萧山机场距离杭州市区的距离远超咸阳机场到西安市区的距离,和江北机场到重庆市区的距离。因为未来科技城是这趟大巴中途的一站,所以为了避免坐过站的尴尬,我强忍着睡意。不过最终还是被这个超长距离打败了。

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发现我还在路上,导致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坐过站了——其实没有啦。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到了要转车的未来科技城。其实这里离云鹏实习的阿里西溪园区蛮近的,但现在这都不重要。按照地图,我又坐上了前往住处的公交车。

尽管杭州没有全面加入交通联合,但因为所有公共交通工具都支持银联闪付,所以用 Mi Pay 刷卡也是非常方便,省去了要办卡的不便和打开支付宝的缓慢。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提前到达了预定的地方。这时刚好 RK 他们到达最近的地铁站。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不如走过去会合。

“描述一下你自己的外貌特征。”“白短袖,黑短裤,黑背包,黑电脑包。”“那我大概看到你了。”“你们是不是两个白短袖 + 一个黄短袖。”于是又一次历史性会晤载入史册。

因为 rsq 没有吃午饭,所以我们一起去了住处下面贵得出奇的德克士。吃完饭之后,便来到了 RK 预定的住所。说起来这是第一次住民宿,体验实在超乎预期,以后出去玩就不打算住酒店了,不仅贵,条件还差。

简单的休整:Xbox 体感大作战

如房源描述所写,房主提供了 Xbox 360。RK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水果忍者 Kinect——于是接下来几天在房子里的噩梦就此开始。

打开之后发现之前访客留下的记录是 340+(具体多少忘掉了)。定好一人一轮。我是第一次玩体感游戏,不过神奇地打出了 57 的火龙果——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在后面的某一天,永钊打出了 670+ 顺带 70+ 的火龙果(游戏大佬 orz)。

所以 Day 0 的下午就在不断的挑战水果忍者和抱怨胳膊酸痛中落幕。

《迈出去》

约饭:和浩然、指针以及云鹏的第一次见面

在确定了浙大紫金港校区离我们不远之后,我们便动身前往。令人窒息的是,我们一行四个人当中只有 RK 见过浩然,剩下的我们三个不仅没见过浩然还没见过指针,所以就发生了十分尴尬的事情。

首先我们四个和浩然他们两个分别位于十字路口的两个对角。其实隔着这么远我就看见对角有人在招手,但因为对面是三个人(其实有一个应该只是路人),所以没敢确定。所以直到我们面对面之后,浩然在群上发了个“我觉得,我们就在你们面前”,才结束这一度尴尬的局面。

晚饭的话选在浙大附近的一家烧烤店。让人不爽的是,我们这桌大概是被店家忘掉了,有一桌比我们晚来的还比我们先吃上饭。在夺命连环催之后,终于能吃上饭了。

本来的话点的菜有点多了,想着待会儿云鹏要能赶过来的话可以帮忙解决一点。不过最后在大家的硬塞之下还是全部解决掉了。另外一点体验极差的是,这天晚上杭州的风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大,桌子上的东西都差点全部吹翻。

吃完之后云鹏还没来,所以我们在浙大旁边的一家奶茶店等他。头一次见要选甜度的,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选,就要了个五分甜的抹茶,结果喝着跟没味似的,早知道要正常甜了。不一会儿云鹏到了,于是我们让他猜一下大家的名字。除了和 RK 见过面之外,别的人他应该都没见过,猜起来还是挺困难的——不过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浩然觉得我最好猜出来。后来干脆挨个自我介绍了,然后剩下指针和浩然让云鹏猜,猜对了。

夜游浙大紫金港:一个我高攀不起的地方

然后我们就顺路去了浙大。因为是晚上,所以就在校园里散散步。结合上次去成电清水河校区,我发现所有大学整得都跟公园一样。

途中路过浙大医学院,还有“无语良师碑”。这块碑是为了纪念所有向浙大医学院捐献遗体的人所修筑的。

《迈出去》

最后不得不说下浙大这个校门,整的跟收费站似的。

《迈出去》

杭州交通:处处是槽点

从浙大出来已经十点多了,早就过了公交车的末班车了,有点不太习惯末班这么早,因为西安绝大部分都是零点末班。虽然没车,但因为只有两站路的行程,我们就干脆走回去。

接下来没想到又败给了杭州的红绿灯。我至今没有想明白在杭州我该怎么过马路。不像西安,这边红灯那边就是绿灯。杭州还加入了左转和掉头信号灯。不仅如此,绿灯的事件短得出奇,如果靠走得话,一次绿灯只能过一半马路。不知道这么设计图啥,让市民增加运动量吗?

晚安:Day 0 结束

回到住处之后,大家各自娱乐了一会儿,就洗漱休息了。虽然我们住的房子什么都好,但唯一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上层根本吹不到空调。导致了“下面南极洲,上面撒哈拉”的严重两极分化。没办法,我只能在下面打地铺了。

于是,Day 0 在好奇和疲惫中画上了句号。

Day 1

清晨:冷到睡姿奇怪

我打的地铺刚好在空调下面,并且不知道为什么空调开了一晚上的 18℃。在四点多的时候终于被冻醒了,但大概是懒得上去拿被子,于是就把褥子卷到了身上接着睡。顺便瞟了一眼沙发,发现一个把脸埋在枕头里的黑影。

六点多的时候自然醒了,就没再赖床。这个时候 RK 已经起来很久了。顺便这会儿我才看清那个黑影是 rsq。我瞟了一眼群里,发现被他吐槽了我和 rsq 神奇的睡姿。

“地上那个还跟寿司卷似的”“rsq 睡觉这样子着实诡异”。

RK 简要安排了下今天和明天的行程,之后大家洗漱完毕,就准备踏上今天的旅途。

西湖一日游(1):除了晒就是热

首先当然是一天最重要的开始“早饭”啦。四个人两笼小笼包,然后每个人单独又点了稀饭或是猫耳朵之类的——猫耳朵和麻食有什么区别吗?

早饭过后,我们很不凑巧地赶上了所谓“早高峰”的东西。杭州的早高峰简直吓人,连非机动车道上都全是自行车、电动车和摩托车之类的,想从人行道去公交站牌跟过马路一样困难。除此之外,早高峰还体现在公交车上。难等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等来一辆,挤都挤不上去。作罢,等下一辆。还好这辆挺空的。至于这回我有没有上车就睡,忘掉了。不过这都不重要,反正 rsq 上车就睡着了,而且他这一天都非常难受,大概是昨晚上没睡好。

坐了挺长时间的公交车之后,到了在西湖边上的岳王庙……公交车站。从一个叫做“竹素园”的地方进去之后,首先看见的,是大片大片的荷花。这个比在广安看见的好看多了。

一直没明白的是,这地方已经算是西湖的一部分了嘛?先不管这个了,看风景重要。这边的话,水里生物就比较多了,虽然除了鱼以外就不是纯水生的了,不过总是要好过之前在天意谷的时候啥都没有。

按照预先的计划,我们上午应该要一路向南,穿过西湖。理论上应该能在午饭前到达,结果路上还有“西湖十景”。不过没关系,来都来了就顺便去转转。

途径友好公园。这是一座由中日两国共同完成的公园,旨在纪念 1988 年杭州和日本福井结为友好城市。在现在这个时间,似乎显得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不过这大概不是我作为一名游客应该考虑的事情。

后来根据查阅的资料,“为体现福井籍的著名教授藤野先生与浙江籍的大文豪鲁迅先生早年的一段‘师生之谊’,特在园内竖立了一块诗碑,上面刻着‘读白居易之诗,怀鲁迅君’和‘三五夜中新月色,二千里外故人心’,落款是‘藤野严九郎书’”。刚好我们也路过了这块碑。

再往前走,总算到了西湖了,倒真有几分“水光潋滟晴方好”的味道。不过因为是晴天,自然就没有“山色空蒙雨亦奇”。另外,关于水的颜色我们讨论了很久:明明这边的水和刚才那边是连着的,为什么这边就呈现蓝色,那边就呈现绿色。我从觉得是反射问题,毕竟前面树多,这边就直对着天。

然后途径杭州花圃,也就顺便去转一下咯。不过进去之后有种被骗了的感觉。按照门口地图的指引,应该有个叫“锦鲤池”的地方,然而我们好像并没有遇到的样子。而且所谓“花圃”里面感觉花的品种并不多嘛。

花圃里有个叫做“仰云阁”的地方,听起来非常的文艺。但按照介绍,并综合现在的情况,这里并不能抬头见云,因为周围全都是树,挡住了怎么看啊。

从花圃出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多了,要靠走路的话估计午饭之前到不了了,所以我们坐了一会儿公交车。杨公堤上有不少地方,公交车行驶在上面会有一种突然下坡的奇妙感觉。

下了公交车,到了西湖的另一部分。除了依旧迷人的景色,还有诸如“花港观鱼”等等的其他“西湖十景”。

午饭:刺多到烦人的西湖醋鱼

逛了一上午,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赶紧吃午饭才是正道。一行人走过万水千山,顶着炎炎烈日,终于在摸爬滚打之下到达了餐馆。根据知乎,这家餐馆的评价似乎不错。

事实证明,我一上午只喝一瓶水就行是完全错误的决定。虽然可能会很尴尬,但这会儿已经渴的不行的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一整壶免费的柠檬水拿到了我们桌子上。

第一次吃西湖醋鱼,味道感觉和糖醋鱼差不多,酸甜酸甜的,但就是这个刺真的多到想打人了,还不敢直接咽下去(以前在家里有一次被鱼刺卡到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还有就是,这个虾仁白嘴吃的话味道也可以,倒还是第一次见蘸醋吃的——不过味道也不赖。至于这盘唯一的素菜,是在我“荤素搭配”的请求下点的,不过好像并不怎么合大家的胃口,想来有点过意不去。

密室逃脱:全程智商不在线

吃完饭之后,一个是因为外面实在太热,另一个是 RK 之前有了解到杭州有一家密室逃脱非常棒,于是我们就去玩了。

由于是第一次玩密室逃脱,加上我本身比较笨,所以解谜基本上就是靠 RK 和永钊两个人。我就帮忙打打杂。

具体内容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这个剧情其实有点狗血。

麦当劳:羊毛之源

从密室逃脱出来之后,才两点半多,这个时候太阳正毒辣着,所以 RK 提议找个有空调有饮料喝的地方休息一会儿。旁边的麦当劳让我想起来每年夏天免费喝雪碧的活动,给 RK 说了之后,他眼睛一亮,带着我们径直朝店面走去。

在麦当劳里吹着空调实在是太舒服了,根本不想出去,然后 RK 就在桌子上趴着睡着了。群里面指针怂恿我发黑照,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发,怕被打。

西湖一日游(2):接连出丑 & 喷泉表演

从麦当劳出来之后,我们打算先回到西湖。RK 在玩 Ingress 所以就让我看地图,尴尬的是,这会儿我手机的 GPS 方向完全反了,也因此带错了路——不过感谢大家不打之恩。

然后在 rsq 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正确的公交车站。等了有挺长时间的,结果我因为沉迷手机,竟然错过了这趟车。一回头,诶大家人呢?与此同时 RK 又在群上问我去哪儿了。本来想着,两站路,加上中间十字路口有天桥,所以应该能跑到下一站上车——可是失败了,我早该想到的,我并不擅长长跑。没办法,等车吧。

辗转之后再次会合。本来想去看断桥残雪,但考虑到断桥已不复存在,而且现在是夏天(其实我也并不认为冬天的杭州能下雪),所以我们就远观了下雷峰塔,然后就又去附近的麦当劳薅雪碧并解决了晚餐。

《迈出去》

今天的最后一站,我们去看了西湖的喷泉表演。虽然不如西安大雁塔的那么巨大,但我感觉却更加精致。

返回住处:Flag 飞起

看完喷泉,大家都已经很累了,就决定回去了。离开西湖之前,rsq 要去洗手间,但附近并没有公共的,就只好跑到一个商场里面,结果却在里面迷了路,好半天才走出来。

这会儿出租车是真的难打,而且杭州出租车司机似乎并不接受拼车,所以我们等了好久才有车。rsq 在昨晚上没休息好和今天累了一天的双重打击下,很快睡着了。永钊不一会儿也睡着了。RK 在群里说睡着了两个,我补充了一句“两个半,我算半个”——因为这会儿我真的困得不行了,强忍着睡意发消息。

之后 RK 发了个“我感觉可能快到了”,我接了句“看样子不太像要到了”,然后就……就该下车了。这,就是 Flag——后面的几天越来越多的 Flag 涌现了出来。

回到住的地方之后,大家各自娱乐了一会儿,就睡——个大头鬼啊。虽然 RK 睡的最早,然后是我,但谁知道永钊肝游戏肝到三点……rsq 的话,在上层度过了他觉得还可以的一晚上。真的不觉得热吗?

那么,Day 1 就到这里了。

Day 2

参观阿里:奇怪的访客证

按照计划,今天上午去参观云鹏实习的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所以我们起的就不是特别早。起床之后 RK 丧心病狂地打开了水果忍者,美其名曰“做早操”。胳膊算是废掉了。

十点半左右到达阿里,现在门口打印了访客证。阿里的访客证上会随机分配一个“花名”,按照后来云鹏的说法,在阿里工作的员工使用两个字的花名,而老板什么的用三个字的。那我这个大概是随机的时候出 Bug 了吧。

《迈出去》

之前一直对阿里这个卡通形象的原型觉得好奇,不过这次来了也没弄明白原型是啥。

在访客中心大楼里面看见每个会议室都有一个名字。云鹏说几百个会议室名字不带重样的。不得不佩服下起名字的那些人。

午饭的话,在阿里的餐厅解决。饭不错(比高中食堂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就是有点贵。不过第一次彻底解决掉了西红柿炒鸡蛋,以前都是只吃西红柿不吃鸡蛋的。

《迈出去》

园区里有个地方有几副耳机,看旁边的介绍应该是几个阿里人的话。然而当我把开关打开之后,传出一段甜美的女声“Battery low. Power off.”这就很尴尬了。

除了会议室,阿里给停车场也起了名字,比如这个“同福客栈”。

《迈出去》

因为云鹏帮忙申请的访客证里没有包含进入办公大楼的权限,所以也就不能去学习阿里大佬们 Coding & Debugging。

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好看却单调

下午要去西溪湿地公园,云鹏先回他租的房子取学生证,我们就先走一步。本来约好在北二门见面,结果云鹏跑错了,跑到了一公里外的北门。不过还好不算太远。

云鹏来了之后我们接着等 ringo,在鸽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和前一天在西湖一样,依旧是定好大方向然后开始瞎走。

在等人的时候发现了一只猫,不过看起来非常瘦弱的样子。另外买了瓶景区定制版农夫山泉,换了个包装价格就翻了一倍变成 4 块,简直奸商。

西溪湿地公园分为免费区和收费区,按照路线我们需要穿过收费区。途径一个售票处得知学生票 40 块钱一个人,本来想先买好,结果这售票员竟然不太愿意卖,说我们可以到检票口再买。第一次见不想做生意的。

到了检票口买票之后就进入了传说中的收费景区。一路上被绿色环抱,有种清新的感觉。

途中有个地方在展览小学生的科幻画,进去逛了下。然而我们的重点并不是那些画,而是……

继续向前,依旧是无边的绿。地图上有个叫“渔村烟雨”的地方,听上去蛮有意境的,结果走到了才发现只是一个饭店叫这个名字,有点失望。稍事休息之后继续走。

总算走到了出口,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出口并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查票,而旁边就是另一个入口。也就是说,其实可以逃票的——不过还是算了,这种事情不作为好。

离开湿地公园后,我们又准备去最近的麦当劳薅羊毛。走到公交车站,发现旁边还有个 BRT 站。按理说有一趟普通公交也能到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那趟车停在了 BRT 站。当我们花了 4 块钱进了 BRT 站等车的时候却发现后来的一辆停到了普通车站,顿时心中一真不爽。而且,这哪门子的 BRT 啊,等了很久很久才来一趟车,一点都不 Rapid。

这次去的麦当劳是在杭州汽车西站,开始还担心不能参加送雪碧的活动,好在还是薅到了羊毛。rsq 顺便跑去吃了个面,明明马上就要去吃晚饭了,不过估计是饿急了。

晚饭:全员到齐

在浩然和指针的推荐下,今天的晚饭选在了外婆家。刚好这是来杭州第一次凑齐八个人:这边的话是我、RK、永钊、rsq 四个人,浙大那边是浩然和指针两个人,再加上云鹏和 ringo。

说真的,外婆家超级便宜的,八个人一共才 330 多块钱,而且都是吃到饱那种。走之前,我们拜托服务员给我们照了一张大合照。

《迈出去》

桌游之夜:瞅谁怼谁

晚上没什么别的安排,于是就约在我们住处打桌游。浩然因为之前立的 Flag,被叫回学校修东西了。所以打桌游就我们另外的七个人咯。

玩的是指针从他宿舍拿来的一盒桌游,好在玩法简单容易上手,不然对于在暑假几乎丧失全部理解能力的我来说恐怕就没得玩了。

指针说这游戏玩着会比较暴躁,但最开始大家打起来还是比较和平的,毕竟才上手。初期的话反正我秉承一贯的玩游戏原则“干掉会玩的”,就不停地怼指针。可惜的是就赢了第一局,后面只要怼指针就输,甚是无奈。然而我们的佛系玩家 rsq 在还没有完全弄懂规则的情况下率先连赢三局,仿佛充了钱一般。

我们差不多嗨到了十一点半左右吧,然后为了保证明天还有精神,就收场了。因为云鹏要回家的话需要骑九公里的电动车,所以就暂时在 ringo 家借住一晚。其实他们走了之后我们还玩了好久,很晚才休息。

夜宵:心疼 rsq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晚上我们四个有点亢奋,前两晚上都是十二点多就睡了,今天却不想睡觉。rsq 叫了个外卖,结果送过来的东西难以下咽,然后心情似乎就变得特别糟糕。

我们另外三个人也有点饿了,除开我个人点了一份牛肉米粉之外,又和 RK 还有永钊拼着订了手抓饼和奶茶。感觉我这完全是按照一顿正餐而不是夜宵的量点的啊。

熬到三点多,大家撑不住了,就此休息,宣告 Day 2 的结束,

Day 3

荒废的上午:不想起床

凌晨躺下之后我又玩了一个多小时手机,直到四点多才睡,直接导致了这一天不想起床。看群里的消息,RK 那个时候在我发完最后一条消息之后跟了个“快来准备看日出”,不知道是一直没睡还是才醒。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挣扎着起来,RK 倒是元气满满的样子,早上,不对,上午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水果忍者。做个鬼的早操啊,我胳膊很痛的啦!更凶残的是,他一边喊着肚子饿要去吃午饭,一边拉着我们玩了一个小时。

好不容易能去楼下吃午饭了。出于热到不想动的缘故,就选择在永和大王。然后鬼知道我为什么要点它那个猪排面,完全就是白水煮面然后配一块炸猪排啊,猪排还是单独放而没有搁到面上那种!

突然房东在微信上给 RK 说要过来看一下关于上层过热的问题,想到地铺还没收拾,rsq 和永钊就先上去帮我整理了。RK 的话就细细品着他的豆花冰。我也管不了面难吃了,赶紧拨拉完,追了上去。

回去之后好在房东还没来,我们就等着。在翻看房间里的东西时发现了房东准备的桌游,我就认识且会玩一个 UNO,别的都没见过。刚好懒得出去,我们就玩了起来。然后我们的佛系玩家 rsq 又是在规则还没搞懂的时候就赢了全场,可恶。

不一会儿房东来了,观察过情况之后确认是设计的问题,于是先买了个风扇放着对付一下。我们问了一下关于打地铺的事情,得到的答复是可以,不过要记得收拾回去。

有点小惊喜的是房东买风扇回来的时候还给我们每个人带了一瓶果汁。不出意料又是苦涩的 100% 鲜榨。这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怎么拿到了这瓶……我明明欠自己一个女朋友啊喂!

《迈出去》

浙江省博物馆:避暑

想了想,这一天不能全部荒废在住处,但外面天气又太热,综合了房东给的建议,就决定去浙江省博物馆转转——又回到了西湖边。rsq 因为有点难受,所以独自在住处休息,心疼一下,大概是凌晨的夜宵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吧。

不过我的历史在上完初中之后就再没学过了,高一一年没怎么听过课,全靠吃初中的老本,现在的话更是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只顾得上拍下自己觉得不错的文物了。

展馆旁边是一处小花园,似乎是以前给皇帝的。

从博物馆出来,本来打算走到浙大玉泉校区找指针,但路过美术馆,恰逢“越地宝藏——100 件文物讲述浙江故事”特别展览,趁着还有几十分钟闭馆,就进去转转。

再一次大聚餐:撑到爆的韩式料理

在我们转完博物馆和美术馆之后,可怜的 rsq 才醒,不过刚好赶上去吃晚饭。这天的晚饭选在浙大紫金港校区旁边的一家韩式料理。rsq 提前过去占好了座位。

我们从西湖这边直接打车过去,到了浙大之后又是我看地图,结果很不凑巧,手机的 GPS 再次炸掉了。这次多亏了永钊持有的全球首款双路 GPS 手机才得救。

因为 rsq 占的座位有点不够,于是我们就改在了旁边不远处应该算是“分店”的地方。

这顿饭虽然看上去没点多少菜,但每道菜的分量真的是非常足,尤其是炸鸡,是分了两个半份上的,结果一个半份就够喂饱所有人了。另外半份的话就打包带走留着晚上吃。

最后一晚:扑克?Kinect!

起初打算是打德州扑克,但我发现我根本学不会这玩意,就没参与。认为所有桌游都很难的浩然在一旁玩起了 Xbox。突然浩然终于想起来他还有作业没做完,不过有 RK 在的话,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来局水果忍者再说。

然后大家在 Xbox 里发现了俗称尬舞的 Just Dance,就开心地跳了起来。不得不承认,高中在街舞社待过的指针真的强,几乎全部 Perfect。后来我们因为跳得太起劲,整得楼下向物业投诉我们扰民……

考虑到第二天是星期一,除了我们四个之外的人要上班或者上学,而且明天上午还要收拾行李,就散得比较早了。这是在杭州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Day 4

分别:总是要迎来这一刻的

九点多起来,大家就开始收拾行李了,好在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包,比较轻松。rsq 可能觉得昨天没去成博物馆有点不甘心,就提前和我们道了别——他知道午饭是赶不回来了。

在杭州的最后一顿饭比较简单,我、RK、永钊还有指针四个人约在必胜客,每人来了份半价牛排和半价饮料,再加上一份法式蜗牛和小吃,就算完成了。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吃蜗牛,还是克服了巨大的心理障碍。

赶车:无可奈何又心怀愧疚

因为没买上杭州直达西安的动车票,所以就买了杭州到上海再到西安这样的中转票。本来是可以不用急着赶过去的,但因为我的一些原因不得不买一趟很早的票。吃完饭离开车就剩一个小时了。也因此,拉着本不需要着急的 RK、永钊甚至是指针一起跑。

指针先带我们到了地铁站,把我们送进站之后就和我们告别了。上了地铁之后离开车只剩下 40 多分钟了,我心里非常着急。往往越是这个时候,越觉得赶过去的速度太慢了——一路上我默默地抱怨着杭州地铁为什么没有西安地铁快。

中途要从一号线换乘二号线,我心急到一度打算不管 RK 和永钊了,自己往前跑——但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他们本来就不该这么急着赶到火车站啊。想到这里我还是选择等他们一起。

本来该吸取去西湖那天的教训,认识到自己长跑根本不行的,进而选择提前走或者尽量买一趟稍晚一点的车次的——但这些我忘了。到了火车站,只剩下 13 分钟的“死亡冲刺”时间了。背着包还提着电脑的我在奔跑过程中一度难受到坚持不住,甚至要晕过去了。

算是造化弄人吧,最终还是没能赶上这趟车,比停止检票晚了 68 秒。刹那间,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一样,不只是没赶上车,更难受的是拉着与这一切无关的 RK 和永钊一起跑。也许这件事我一辈子都走不出了。

《迈出去》

心烦意乱地在火车站待了一个多小时,慌张地退掉了从上海到西安的车票。然而当退票成功的提示弹出的瞬间我才想起来可以在买票区间的中途上车。可,太晚了。

稍微整理下思绪,决定飞回去。和 RK、永钊在麦当劳坐了一会儿之后,就此作别。

回家:倒霉一连串

Part 1

等待起飞:无聊 + 惊悚

从杭州东站乘机场大巴前往萧山机场。在路上的时候看了下时间,RK 和永钊应该已经上车了。40 多分钟之后到了机场,然后为了保险,买了预计 19:40 起飞的飞机。

每次坐飞机,如果等的时间比较长,我就会习惯性地下个“航旅纵横”,可以随时得知最新的航班动态。然而登录之后我吓傻了,“到达机场天气恶劣”。

一边安慰着自己没事,一边在不安中玩着手机。距离预计的起飞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了。就算是看《工作细胞》也不够啊。

另一方面,从进入机场开始,不断听到飞往北京和天津的航班被取消,心里默默祈祷着今天一定能回去。

《迈出去》

延误:该来的逃不掉

在预计起飞时间前 50 分钟左右,得知了航班延误的消息。最惨的不是这个,是“具体起飞时间待定”。

《迈出去》

买票的时候没有买延误险,所以此时的等待愈显焦灼。耳边不断重复着“具体起飞时间待定”。到了 20:50 左右,开始发放饮料和饼干,而这个时候 RK 和永钊已经顺利返回厦门了。我越来越担心今天晚上可能会在杭州过夜了。

《迈出去》

21:26 左右,一趟本来排在我们后面,飞往成都的航班开始登机。

22:11 左右,终于开始登机。但上了飞机才发现,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继续等待罢了。

23:15 左右,飞机开始进入跑道。再见了,杭州。

Part 2

迟到的晚餐:第二趟有餐食的航班

随机分配的座位是靠窗的,算是一点小小的安慰吧。从飞机上俯瞰的夜景有种奇妙的感觉。

零点的时候开始供应饮料和餐食,因为是晚上,加之航线天气不好,所以就要了咖啡让自己保持清醒。餐食的话和从重庆飞杭州的配置差不多,只是酸奶变成了杯装矿泉水。盒子上有萧山机场的标志,可能这种航班的餐食都是由起飞机场决定的吧。

吃完饭之后接着看夜景。不过虽然喝了咖啡,但最终还是敌不过强烈的睡意。

Part 3

落地:终于回家

最终在凌晨 1:40 左右平安抵达咸阳机场,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

离开航站楼,坐上了机场大巴返回西安市内。一路上静得出奇。下了大巴之后,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得打车回家。开始差点被一个自称出租车司机的人给骗了,一口价 60 块钱不打表,想了想还是不敢坐,表示了拒绝之后他丢下一句话“我不信你回家能低于 70 块钱”。

好在旁边也有正规出租车,最后打表计价花了 50 块钱。回到家已经快 4 点了,放下东西,倒头就睡。

到这里,这次杭州之行就暂告一段落了。

回首

这次去杭州,大概又可以算得上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在出发前我们甚至都没有确定好每一天的具体安排,都是到了杭州才一点点安排的,尽管安排得并不那么完美,但一路上的点点滴滴的欢乐足以抵得上那些风景。就像 rsq 所说:“我们交着各种快乐税,但开心就好。”

非常感谢 RK 提出来的这次旅行,使得我,和 RK 本人、永钊、rsq,以及浩然、指针、云鹏、ringo 从二次元的相识变成了三次元的相见。回过头来想想,真的有所谓“三次元社交恐惧症”的存在吗?大概只是自己对于“未知”的一种抵触甚至抗拒吧。

前路漫漫,愿一切安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